标注 - 2019 暑假备份

你不是个玩意儿

杰伦·拉尼尔 / 葛仲君译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云”上的信息富裕者和信息贫乏者之间有着共同的特点。一个对冲基金经理如果要赚钱,他可能会使用“云”的计算能力来构建极其复杂的金融工具,然后以同样的方式对金融衍生品的预期压下赌注,从而把巨大的风险打包成虚拟担保物——你看,钱就是这么从无到有赚来的,这种狡猾的行为算得上是伪造货币了。而那些在社交网站上人气很高的年轻人们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他们的目的是在Facebook等网站上收集数量惊人的“好友”。


社交网站真正的用户是它的广告主,所以它们会出现在任何一个醒目的地方,只是因为这是合同里规定的。而社交网站的本质、整个虚假友谊只不过是“云”上的大佬们(信息富裕者)抛出的诱饵,希望用它们来吸引潜在的广告主——姑且把他们称做“救世主般的广告主”吧。

希腊人左巴

尼科斯·卡赞扎基斯

我这一生从旅行和幻想中得到了极大裨益。而在所有人中,无论活着的还是死去的,对我的斗争有所帮助的寥寥无几。如果非要问谁在我心灵中留下的烙印最深,大概可以举出三四位:荷马、柏格森、尼采和左巴。


我一生中不知多少次感到自惭形秽,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敢涉足于疯狂的最高形式,也就是生活实质所要求的行动。


他在回信里说:“很遗憾,老板,可你是个耍笔杆的。可怜的家伙,你本来也可以有机会一辈子才能看到一回这美丽的绿宝石的,可是你看不到了。上帝啊,当我没有事的时候,我就常纳闷儿:有地狱还是没有地狱呢?可是昨天接到你的信我就说:‘对耍笔杆的人来说,肯定有地狱。’”

我们内心的冲突

卡伦·霍妮

被人这样无视,他觉得生气,也很愤怒,只是他的愤怒出现在了梦中,现实中没有任何抗争的行为。他愤怒的对象,既有别人,也有软弱的自己,而他那疲惫和急躁的感觉,正是来源于这种被他自己压制的愤怒。

活出意义来

维克多.E.弗兰克尔

很久以来,我们即已不再询问”什么是人生意义”了。这种天真的质疑,是由于把人生看成借着积极创造某种有价值的东西而实现某个目标所致。我们早已彻悟,人生意义的涵盖面不止于此,它包括生存与死亡,临终与痛苦。


容我解释一下为何要用”意义治疗法”(Logotherapy)一词作为我的理论术语。”Logos”是希腊字,它表示”意义”(Meaning)。”意义治疗法”或如某些学者所称的”第三维也纳心理治疗学派”,其焦点放在”人存在的意义”以及”人对此存在意义的追寻”上。按意义治疗法的基础而言,这种追寻生命意义的企图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动机。因此我所提出的”求意义的意志”(a will to meaning)与弗洛依德心理分析学派(Freudian Psychoanalysls)所强调的”快乐原则”(Pleasure principle),以及与阿德勒心理学派(Adlerian psychofogy)所强调的”求权力的意志”(the will to power)大不相同。

绝对笑喷之弃业医生日志

亚当·凯

放心,我不会像这个世界对待初级医生那样,把你往暗无天日的地方一丢,然后指望你自己弄清楚究竟在做些什么。


伦敦帝国学院大概是对我的八级钢琴和萨克斯管证书很满意——而且我还在校刊上发表过几篇狗屁不通的戏剧评论,他们认为我已经有资格在病房展开职业人生了。


接下来,你要花一整个工作日(经常还要算上四小时免费加班)完成几十甚至上百项任务,像疯了一样填表格、打电话。一句话概括,你就是个工作起来可歌可泣的私人助理。可我在学校那么努力就是为了这个吗?算了,不多想了。

自私的基因

[英]理查德·道金斯

我不准备以讲故事的方式来阐明一个论点。经过选择的例子对于任何有价值的概括来说从来就不是重要的证据

薛兆丰经济学讲义

薛兆丰

学过经济学的人明白,公平背后往往是效率的考量,不是单个人效率的考量,而是整体社会长远发展的效率的考量。公平和效率,往往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政府立法不是解决问题的终点每当我们看到社会上有各种各样不公正、不如意的现象,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让政府立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旦法律通过了,大家就会觉得事情画上了一个句号。 经济学家却不这么看。经济学家觉得法律通过了,画上的不是句号,而是冒号。人是有能动性的,在这个新的法律下,每个人都会有他的对策。最后事态的走向,会跟我们的想法有很大的出入,而正是这些出入,才是最有研究价值的。 经济学家关心的是,那些出于良好的愿望而制定的经济政策,会产生哪些有害的后果。经济学与自然科学相通的地方就在于,它研究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经济学关心的是事与愿违的现象,而不是事与愿符的现象。


人际互动二分法:小圈子靠爱心,大世界靠市场

在斯密看来,人是自私的,但也有爱心;爱心只能适用于小圈子,无法延伸到更大的范围,所以我们只能依靠市场这个陌生人互助的平台,才能满足每个人日常生活中绝大部分的需求。小圈子靠爱心、讲同情,而大世界靠市场、讲规则。斯密的重要建议是:不要搞混了,不要在家庭、朋友圈里斤斤计较,过分讲究市场规则,也不要在市场上强求陌生人表现出不切实际的爱心。 看清了人性的两面性,并找到了对付两面性的方法,斯密就为市场经济找到了坚实的基础,而这也是人们把斯密视作市场经济之父的原因。 思考


经常听有人批评,说现代人培养了许多不必要的需求。真有不必要的需求吗? 很多年前刚开始使用去屑洗发水时,我就想,我们真的需要去掉头屑吗?还是广告商刻意营造了这样一种需求? 当然可以说,这种需求是被营造出来的。但是一次一次使用之后,我们就觉得,肩膀上看不到头屑是个人清洁卫生的一个标准。我们今天的人,肯定要比20年前、50年前、100年前的人更干净、更卫生、更悦目。 人的需求永无止境 每当说到需求无止境时,就会有人说,事情并不是这样的,因为有些东西人们要了以后就不会再要更多。比如阑尾炎的手术,人们做完一个,就不会要求再做一个。 阑尾炎手术和治病的药我们确实不需要很多,只要把病治好就行了,不需要做了一个再来一个。治病的药也是如此。只要把病治好就行了,我们不需要吃了再吃。但问题是,治同样的病会有不同的药,药与药之间是有区别的,有些药会带来很大的副作用,有些药则不会。 周其仁老师举过这样一个例子:有两种治疗高血压的药,一种是国产的,一种是进口的,这两种药在疗效上完全一致,唯一的不同是,国产药吃了以后手会抖,进口药吃了以后手不会抖。人们要治的是高血压,手抖不抖要紧吗?当然要紧。而为了研制一种吃了以后手不抖的药,我们就得消耗更多的资源。 从古到今,我们所知道的疾病数量越来越多,说明人类活得越来越仔细,健康的标准越来越高了。人的需求是得寸进尺的,即便物质无限丰富,人类欲望得到充分满足的日子也不会到来。


我跟太太结婚,也是做了选择。我娶了她,就歧视了世界上其他的女人,也歧视了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因为现在有些国家同性也可以结婚了。虽然我想平等对待所有的人,但是法律不允许我这样做。 所以说,只要稀缺不可避免,选择就不可避免,区别对待就不可避免,歧视也就不可避免。


法官们在争论的是如何才能避免歧视,而他们似乎还没弄清楚,由于稀缺性的存在,歧视是不可避免的,是绕不过去的,凡做选择就必有歧视。 歧视不是问题,如何歧视才是问题这个案子,要是我来判的话,我会这么说:第一,由于资源是稀缺的,学校招生时,必然要对学生进行选择,选择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歧视也是不可避免的。不管是平权运动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没有资格声称自己的立场是中立的,每个人的立场都是有倾向的、偏颇的。 第二,既然歧视是不可避免的,那么谁进行了歧视,谁就要承担歧视的后果。 第三,学校是招生的主体,学校有权制定任何歧视性的招生标准。 学校可以多元化招生,招一些来自弱势群体的学生,哪怕他们的考试成绩差一点;也可以招一些体育优等生,哪怕他们的考试成绩低一些,只要他们对整个群体有帮助。无论是明晃晃地规定照顾弱势群体,还是隐性地暗中照顾弱势群体,都可以,但学校要承担他们这样招生、歧视的后果。 第四,除了学校以外,毕业生的用人单位,也就是这项招生政策的后果承担人,应该有权取得相关信息;某个学生是因为体育好、学习好,还是因为种族或肤色的特征而被录取的。用人单位应该有知情权。 巴奇诉美国加州大学董事会案是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案子,我们需要记住的,是大多数人容易忘记的一点:稀缺必然导致歧视。我们不应该问要不要歧视,而是要问应该如何歧视。


第二是信息不对称。假设房间里忽然跳出一只老虎,我们会怎么做?会赶紧跑!因为老虎会吃人。如果有人跟我们说:“先别跑,这只老虎不一样,它不吃人。”我们肯定会说:“我怎么知道它吃不吃人,我还是先跑为上。” 有人评论道:“你这是歧视,你是以对一般老虎的印象来判断这只具体的老虎,你应该多花一点时间了解这只老虎。”我们会说:“我了解不起,时间太紧,风险太高。” 这个故事是说,人们经常以偏概全做判断,那是不得已,因为信息费用很高。以偏概全做判断当然会发生错误,但是跟人们要付出的成本相比,还是值得的。 对人歧视越多,自己代价越大经常有人说,美国人怎么样、日本人怎么样、韩国人怎么样。这都是一种以偏概全的视角,这种视角是一种歧视。但了解陌生人是有成本的,以偏概全(歧视)能让我们以最低的成本获取一些初步的印象。 当然,以偏概全是要付出代价的。例如,马云早年到处找投资人,如果我们是投资人,觉得他太夸夸其谈了,没把钱投给他,那现在可能会非常后悔。错误的歧视,有可能要付出巨大代价。 顺着这个思路去想,我们会明白歧视造成的后果越严重,人们就越有积极性去减少歧视。如果歧视带来的后果不太严重,人们就会很随便地歧视别人。


我们说,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要理解这个概念,还需要明白:第一,负面的感受不是成本;第二,你的成本由别人决定。 负面的感受不是成本 将负面的感受当作成本,是很多人容易犯的错误。 比如我们要在自家院子里修一个游泳池,修游泳池的过程,有许多负面感受:辛苦、劳累、一段时间的脏乱差等,但这些都不是修游泳池的成本,因为没有放弃什么东西。修了游泳池,这个地方就不能搭帐篷,那个放弃了的帐篷才是我们修游泳池的成本。


我们说,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要理解这个概念,还需要明白:第一,负面的感受不是成本;第二,你的成本由别人决定。 负面的感受不是成本 将负面的感受当作成本,是很多人容易犯的错误。 比如我们要在自家院子里修一个游泳池,修游泳池的过程,有许多负面感受:辛苦、劳累、一段时间的脏乱差等,但这些都不是修游泳池的成本,因为没有放弃什么东西。修了游泳池,这个地方就不能搭帐篷,那个放弃了的帐篷才是我们修游泳池的成本。 我们可以用几个简单的数字,把这个概念说得更清楚:如果游泳池给我们带来的正面感受是100分,负面感受是70分,那么游泳池带来的净幸福值是30分;而搭一个帐篷,我们假设它带来的正面感受是50分,负面感受是10分,那么帐篷给我们带来的净幸福值是40分。 这时候我们要比较的是,游泳池的净幸福值30分和帐篷的净幸福值40分。也就是说,修一个游泳池,我们放弃的代价是40分帐篷的净幸福值,而不是70分修游泳池的负面感受。同样,我们要搭一个帐篷,它的成本是我们放弃的游泳池净幸福值30分,而不是搭帐篷的负面感受10分。 总之,游泳池和帐篷互为成本,我们不应该把修游泳池的辛苦或者搭帐篷的辛苦,看作是修游泳池的成本,或者搭帐篷的成本。 负面感受不是我们的成本,只有我们需要放弃的最大代价才是成本。而这个成本有多大,是由什么决定的呢? 你的成本由别人决定 假设我家在长安街上有一个祖传铺位,专卖茶叶蛋。我的想法是,这个铺位是我家的产权,不用交铺租,因此我经营茶叶蛋的成本几乎为零。但这个想法并不对,因为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而不是这个铺位的租金。 坚持用这个铺位来卖茶叶蛋,成本是放弃了的其他可能性,比如出租。我坚持卖茶叶蛋,放弃的就是这个铺位的铺租。铺租是社会上所有其他人共同决定的,是他们的看法决定了长安街上这个位置的铺租值多少钱,所以是社会上其他的人决定了我坚持卖茶叶蛋的成本。 如果有人愿意出2万元钱租这个铺位,那么坚持卖茶叶蛋的成本就是2万元;如果有人愿意出3万元,那么成本就是3万元,跟这房子是谁的没有关系。坚持卖茶叶蛋的成本,只跟一个因素有关系,那就是放弃了的最大收入。

鼠疫

阿尔贝·加缪

要了解一个城市,较简便的方式是探索那里的人们如何工作、如何恋爱、如何死亡。


他擤擤鼻涕。里厄在三楼也是最高一层楼上的左边门上看见用红粉笔写的字:“请进来,我上吊了。”

失控

【美】凯文·凯利

2.1 蜜蜂之道:分布式管理

2019-07-10 22:32:42

我曾观看过几次日蚀,也曾多次观察过蜂群。我观看日蚀是把它当作风景,兴趣并不大,多半是出于责任——由于它们的罕见与传说,那感觉更像是参加国庆游行。而蜂群唤起的是另一种敬畏。我见过不少次蜜蜂分群,每一次都令我痴呆若狂,也令其他所有目击者目瞪口呆。

性心情

何春蕤

序一:女性,自己的领悟自己的路

2019-07-28 09:56:15

尤其是,在当前中国这样一个社会性别意识缺失的社会里,现实的普遍情况是:谈性则必谈女人,而女人则必不谈性。

哪来的天才?-练习中的平凡与伟大

[美] 杰夫·科尔文 / 张磊

关于伟大成就的新发现

2019-07-28 10:29:36

柴可夫斯基在1878年完成了他的小提琴协奏曲,他请着名小提琴家利奥波德•奥尔(Leopold Auer)将其演奏出来。奥尔看了曲谱后说不行,他认为这个作品无法演奏,但今天,每一个从音乐学院毕业的年轻小提琴手都能弹奏。音乐是相同的,小提琴是相同的,人也没有改变,但人们已经学会了如何更好的演奏。

从0到1: 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

彼得·蒂尔 / 布莱克·马斯特斯

在功能极端失调的组织中,要想获得晋升机会,告诉别人你在工作比挽起袖子做事更重要。

load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