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观点,价值观

最有趣的还是大脑,有人用它竞争,有人把它当作感受幸福的工具。倘若有人说「人活着就应该充分利用自己的大脑」,那就太沙雕了。「应该」这个词包含一种价值尺度的意味,当一个人使用「应该 XXX」这样的表示,实际上——或者感觉上,就像是在试图把某种价值观加向对方。成熟的人早就学会了圆滑地拒绝这种善意,「我还小…」,「我现在需要…」

有趣的人会说,「没有谁能制止别人充分利用自己大脑的权利。」这句话就比较有意思了,它把「利用自己大脑」这种行动转化为「一种权利」。一方面看似给了对方选择,另一方面还给人一种「这权利不利用就浪费了」的错觉。实在有趣。

但是我的目的不在说服谁,于是我可以大胆地随意使用修辞。我把人看作与计算机运行原理相似的机器。通过阅读,聆听等接受到的一切,都是 信息 。我们把信息输入,经过自己的价值观,各种体系处理,然后得出结论,获得属于自己的观点。

有了这样的体系,我们就能不被干扰地做出自己的判断——做出的结论还能反过来完整自己的体系。

比如关于教育,在这个知识越来越容易获取的年代,许多人认为,老师的作用应该偏向于引导,传递方法——这就是帮助学生形成自己的体系嘛。某种程度上,如果不以应试为目的,一节课所能传授的知识点,学生下来一会儿就能搞定。

不过人毕竟不是机器,我们可以向那边靠,却难以达到。反之,这世界上存在着许多早早价值观定型的人,有的甚至对一切都简单地判断好与坏——太糟糕了。

算了,这不是重点,略过。

我在上面加粗了 信息 ,之所以强调 信息 ,是因为我自己之前经常被 观点 所误导。

信息是一个客观标准,而观点是一个主观标准。我常常误把别人的观点当作自己的知识——这当然有便利之处,比如吹牛的时候可以信手掂来。

但是,观点本身实在是太脆弱了,无法在交流中进行碰撞。

在信息流中遍历观点,如同应试者猛攻题海战术却不思考总结…

而且,仅仅关注观点,很容易陷入「大家都有理诶」的情形。

人类的发展离不开孩童般的天真。

研究者们不断追问世界,为什么。

我觉得人既然活着,也应该想想这些观点的背后是为什么。

我又使用了 「应该」,这就很沙雕。聪明人不这样说,他们会说「思维是有乐趣的」…

我觉得这源于碎片化阅读。

麦克卢汉说「媒介即信息」,真正的改变是媒介的改变带来的,而不是内容本身。

譬如一本书,重要的不是结论,而是里面的论据以及论证。但是由于移动设备的普及,为了追及「流量」,信息开始变得越来越精简。

如何在有限的信息传递足够的内容呢?

我直接把这个惊人的结论告诉你吧!!!

这样读者也能有种收获蛮大的感觉…

比如现在还有「拆书」这样的行业。

不过我并非要对此评判啥,毕竟各有需求…这种业务在报纸时代就流行了,那时的美国人参加聚会前会阅读一下「纽约客」,看看最近在流行啥,以便于有话题和别人吹牛…

但是,我觉得网络上的大多数争论就源于彼此的交流仅仅局限于不断抛出观点。

与此相应的,过于迷信某些所谓权威的观点。

部分人可能觉得这个观点来自某种权威,所以没有论证的必要…

结果慢慢就失去论证的能力(逻辑)了…

上面这是对于表达者而言的,对于观众,一定要有基本的逻辑判断,好排除水军,机器人,带节奏者的干扰…

比如我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

甲发言,「需要 XXX,才能 AAA。」

然后有个吃瓜群众就表达,「你看那谁 XXX 了,却还是 BBB。」

我乐观地认为这个吃瓜群众应该是机器人或者带节奏的…

这不就是「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基础的逻辑知识吗…

我不愿意相信这是个真实的人发表的言论…

不过说起来我也只是在这儿不断抛出观点——算了,自娱自乐嘛。

就这样,我要去吃饭了。

load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