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记 - 学习与应试

18 戊戌狗年快要结束啦,是时候来篇年记了!

我讨厌写记录,记着记着往往就会陷入对往事的不断追忆,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断提醒自己)去年,还是前年,我大概受了什么刺激,在微博上发了一句「从今开始,不再写以前」。虽然我现在已经忘记自己为什么当时要下这样的决心,但我还是大概坚持下来了,cool!

我现在最大的难题是还不能与自己和解,站在成年人的角度,这似乎是我童年时期倔强的复现。我是从熊孩子的身上发现这个问题的。熊孩子做作业时——作业里就是有很多站在大人角度给小孩出的问题。

熊孩子问,为什么不能这样?

就是那种大人一眼就知道答案的题,但是小孩可能会想到其它的方面去。

那么,为什么不能这样呢?

怎么回答呢?就说不要想得太多?

可是想得太多是坏处吗?

我说你这样想也没错,别改了。

熊孩子说,但是老师说…

我说,那你改过来嘛,但是你自己要知道这样其实也没错。

你只是为了得分,所以改成那个答案。那个答案的来源,是因为如此如此…但你这样其实也没关系的。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负责啊…

为什么大人和小孩会产生这样的差别呢?

我觉得关键在于,大人经过多年的熏陶,一眼就能知道这道题想要考察什么知识,所以立刻就能给出标准答案。但是小孩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理解题意,就有可能产生一些在大人眼里哭笑不得答案。

另外,个人很浅薄地认为,十多年的基础教育,教授的知识本来就是从特例到一般…每个阶段所教授的东西其实都是经过特殊化后,产生的适合那个年龄阶段平均理解能力的东西。

在一个阶段,很多知识点本来就是不严谨的…

而某些题目,由于出题者水平的参差,以及其他原因,就更有可能不太严谨…

这里可以谈谈选教辅资料。高三的时候,有次模拟考试的英语阅读里提到了[火影忍者],大家都很兴奋,但是老师说这种题太偏了,高考肯定不会考。好的教辅资料应该尽可能贴近考纲,趋向于官方考试。模拟考试时的「太难了」,其实往往是因为「太偏了」。

所以在四川,成都的几次诊断性考试是最有参考意义的,因为出的题比较接近高考…

那些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小孩总是会被评论聪明,但是考试成绩不一定很优秀,还有可能经常被老师评论「太马虎」…

怎么克服「马虎」呢?

这是应试教育被批评的一个点,很多小孩就在此失去了想象力。

有的小孩被教育,不要钻牛角尖,不要考虑那么多。

有的小孩一直保持这钻牛角尖的习惯(我有个成年人小伙伴现在学习东西仍然是这样…)。

有的小孩很早就明白了要按大人的规则去做。

最后这一者在中学非常常见,比如在选择题上,老师可能会教「要按出题者的思维去思考」。想想这道题是想考察什么知识点,然后再看选项,总是能很快回答出正确答案。(虽然不一定搞懂了)

有大纲嘛…

这也是应试教育被批评的一点嘛,有点形式主义的意思,因为有些人并不是真正搞懂了…只是应试达人。

不过真正搞懂的人当然能力会更强点。

这也是各种应试后,虽然成绩差不多,但是能力还是有高低的原因之一吧?

没办法嘛,只有调整自己去适应这个应试框架。

在处于其中的时候,如果能持有「这个框架外还有其它东西」这种想法,就能成为制度的得利者了。

有点投机思维吧…o(╯□╰)o万事万物似乎都是这样。

所以呀,我是持以这种心态来告诉熊孩子的,没关系,你就这样理解,错就错吧。老师在乎的是你这段时间的成绩,但是人生还很长呢!

但是,希望你有一天能理解这套制度的运作,然后调整自己去适应它。不过多掌握一种思维方式嘛。成为一个利用它的人,而不要被它改变。

(这种念头正确吗?)

回过头来,从基础教育来看,中学看小学,大学看中学,会发现很多现在所学的东西其实是以前所学的知识的扩张,这是站在一个较高的层次(姑且这么称呼)对以前的理解。

那当我们现在去学习更高阶的东西时,这种思路是不是也能提供一点学习方法呢?

当我们在基础知识上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如果钻研下去,其实是很难靠现有知识解决我们当时的疑惑的。

eg:宣称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的高中生

因为我们现在所学的东西其实是比较不严谨的。

当然也有不同,应用类和基础学科的区别…

举几个例子。

刚学 C 的时候,有个讨论 i++,++i 执行效率的问题。这里不赘叙了。

一开始,我们仅仅知道哪个的效率可能更高一点,那么以后就尽量用这个就是啦!

第二阶段,学了一些汇编,在更底层的地方理解了,为什么会有效率问题。

第三阶段,在编译期查看两者的编译后的代码,发现其实差不多,原来现在的一些编译期已经帮我们做优化了,已经用不着用户去区分…

学习就是这样嘛,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又比如总是听别人说 JAVA 比 C++ 慢,为什么呢?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说法呢?现在还是这样嘛?

一开始,就不要太在意一大堆概念性的名词,持以这样的想法,「它应该是在更高的层面对什么东西做的一个总结「,大概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就行了。后面深入了,就会理解的,现在死磕反正也搞不定…

有个网友吐槽为什么一些非常简单的概念要用些莫名其妙的名词表示,我也吐槽过,搞得人脑壳发昏…后来觉得一大段概念一个名词就能表示,至少大大提高了沟通效率啊!

之前狠狠背诵的概念,在更高的阶段,会被引用拿去证明更抽象的东西…

2019-04-30-18:19

PS : 前阵子读 《Java 核心技术》,不停地感叹哇靠,原来如此。但其实我感叹的内容,在之前就做过标注…

读书就是这样,第一遍按照经验也能晓得哪些东西是重点,但是没能理解,读完也就记不住啥。而有了一定知识储备后,再读就能理解「为什么」了。

而一本好书就应当是这样,它跟随读者成长,每个阶段阅读,都能有新的体会。

技术书籍比较直观,是读者的知识储备与书籍的碰撞。

而其他之如文学类的,就是读者的经历与书籍的摩擦了…(举个例子,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

哎呀,我总算把这些说完了。

其实我是想说「不能与自己和解」这个问题的。

额,下一篇再谈。

load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