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年记

18 戊戌狗年快要结束啦,是时候来篇年记了!

我讨厌写记录,记着记着往往就会陷入对往事的不断追忆,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断提醒自己)去年,还是前年,我大概受了什么刺激,在微博上发了一句”从今开始,不再写以前”.虽然我现在已经忘记自己为什么当时要下这样的决心,但我还是大概坚持下来了,cool!

我现在最大的难题是还不能与自己和解,站在成年人的角度,这似乎是我童年时期倔强的复现.我是从熊孩子的身上发现这个问题的.熊孩子做作业时——作业里就是有很多站在大人角度给小孩出的问题.

熊孩子问,为什么不能这样?

就是那种大人一眼就知道答案的题,但是小孩可能会想到其它的方面去.

那么,为什么不能这样呢?

怎么回答呢?就说不要想得太多?

可是想得太多是坏处吗?

我说你这样想也没错,别改了.

熊孩子说,但是老师说…

我说,那你改过来嘛,但是你自己要知道这样其实也没错.

你只是为了得分,所以改成那个答案.那个答案的来源,是因为如此如此…但你这样其实也没关系的.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负责啊…

为什么大人和小孩会产生这样的差别呢?

我觉得关键在于,大人经过多年的熏陶,一眼就能知道这道题想要考察什么知识,所以立刻就能给出标准答案.但是小孩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理解题意,就有可能产生一些在大人眼里哭笑不得答案.

另外,个人很浅薄地认为,十多年的基础教育,教授的知识本来就是从特例到一般…每个阶段所教授的东西其实都是经过特殊化后,产生的适合那个年龄阶段平均理解能力的东西.

在一个阶段,很多知识点本来就是不严谨的…

而某些题目,由于出题者水平的参差,以及其他原因,就更有可能不太严谨…

这里可以谈谈选教辅资料.高三的时候,有次模拟考试的英语阅读里提到了[火影忍者],大家都很兴奋,但是老师说这种题太偏了,高考肯定不会考.好的教辅资料应该尽可能贴近考纲,趋向于官方考试.模拟考试时的”太难了”,其实往往是因为”太偏了”.

所以在四川,成都的几次诊断性考试是最有参考意义的,因为出的题比较接近高考…

那些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小孩总是会被评论聪明,但是考试成绩不一定很优秀,还有可能经常被老师评论”太马虎”…

怎么克服”马虎”呢?

这是应试教育被批评的一个点,很多小孩就在此失去了想象力.

有的小孩被教育,不要钻牛角尖,不要考虑那么多.

有的小孩一直保持这钻牛角尖的习惯(我有个成年人小伙伴现在学习东西仍然是这样…).

有的小孩很早就明白了要按大人的规则去做.

最后这一者在中学非常常见,比如在选择题上,老师可能会教”要按出题者的思维去思考”.想想这道题是想考察什么知识点,然后再看选项,总是能很快回答出正确答案.(虽然不一定搞懂了)

有大纲嘛…

这也是应试教育被批评的一点嘛,有点形式主义的意思,因为有些人并不是真正搞懂了…只是应试达人.

不过真正搞懂的人当然能力会更强点.

这也是各种应试后,虽然成绩差不多,但是能力还是有高低的原因之一吧?

没办法嘛,只有调整自己去适应这个应试框架.

在处于其中的时候,如果能持有”这个框架外还有其它东西”这种想法,就能成为制度的得利者了.

有点投机思维吧…o(╯□╰)o万事万物似乎都是这样.

所以呀,我是持以这种心态来告诉熊孩子的,没关系,你就这样理解,错就错吧.老师在乎的是你这段时间的成绩,但是人生还很长呢!

但是,希望你有一天能理解这套制度的运作,然后调整自己去适应它.不过多掌握一种思维方式嘛.成为一个利用它的人,而不要被它改变.

(这种念头正确吗?)

回过头来,从基础教育来看,中学看小学,大学看中学,会发现很多现在所学的东西其实是以前所学的知识的扩张,这是站在一个较高的层次(姑且这么称呼)对以前的理解.

那当我们现在去学习更高阶的东西时,这种思路是不是也能提供一点学习方法呢?

我的眼光还是很狭隘,就我自己而言,现在所学的东西,大多数已经并非仅仅为了应试了.

其次,从某种角度来说,以 web 举例,学习路线可能是:静态网页,动态网页,框架,自动化…很容易就能到达天花板(市场所要求).这里当然是简单举例,各个方向都能很深入,天花板并非那么容易达到.

这里只是以我所见,用周围小伙伴的学习情况来举个例…(再次重复)

这样举例,是为了说明,对于这些内容,当我们在基础知识上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如果钻研下去,其实是很难靠现有知识解决我们当时的疑惑的.

eg. 宣称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的高中生

这里可以拿上面的观点类比,因为我们现在所学的其实是比较不严谨的.

当然也有不同,应用类和基础学科的区别…

举几个例子.

刚学 C 的时候,有个讨论 i++,++i 执行效率的问题.这里不赘叙了.

一开始,我们仅仅知道哪个的效率可能更高一点,那么以后就尽量用这个就是啦!

第二阶段,学了一些汇编,在更底层的地方理解了,为什么会有效率问题.

第三阶段,在编译期查看两者的编译后的代码,发现其实差不多,原来现在的一些编译期已经帮我们做优化了,已经用不着用户去区分…

学习就是这样嘛,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又比如总是听别人说 JAVA 比 C++ 慢,为什么呢?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说法呢?现在还是这样嘛?

一开始,就不要太在意一大堆概念性的名词,持以这样的想法,”它应该是在更高的层面对什么东西做的一个总结”,大概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就行了.后面深入了,就会理解的,现在死磕反正也搞不定…

有个网友吐槽为什么一些非常简单的概念要用些莫名其妙的名词表示,我也吐槽过,搞得人脑壳发昏…后来觉得一大段概念一个名词就能表示,至少大大提高了沟通效率啊!

之前狠狠背诵的概念,在更高的阶段,会被引用拿去证明更抽象的东西…

哎呀,我总算把这些说完了.

其实我是想说”不能与自己和解”这个问题的.

有一句话这样说嘛,”不值得思考的人生不值得过”.人只要稍微接触点形而上的东西,就很容易产生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我现在就是有一点这样的念头.(虽然这样很沙雕,但我还是要说出来.)

我现在又开始像幼时那样对一些东西钻牛角尖了,但是我知道一些东西是没有答案的,我只是想要获得一个能说服我的答案.别人说这种情况应该把心灵寄托于宗教,但是我执念又没有那么深,觉得自己似乎用不着…

中学时,我倾向于模仿精神领袖.三点一线的模式里,这样活得非常舒服.数年前,90 后还被称为脑残一代.我出生于 90 末,第一批被称为脑残 90 后活跃时我还在玩泥巴,这让我感觉自己很无辜.而且我这种小村男孩,接受到的潮流文化总是比社会整体滞后那么几年.我念小学时,一直想留个长发,剪个刘海,染个黄毛,等我去隔壁县里读高中时,流行已经变成了批判这种流行了.

想到网络上的精神领袖大多也不过是 20 多岁的青年,搞不好是个团队,而且他们擅长的并非作为心灵导师,而是挑拨别人的情绪.大家都在骂网络环境越来越差,你看,投机者总能把这种东西为自己所用.

按照精神导师的指导也能活得很有优越感,但是当你想要审视自己时,就会发现难以…难以做到.因为精神导师给予的大多是前人的只言片语(搞不好还有偏见),当你想要些反面的材料,就很难找到了.即便你发现了另一个精神导师说出了完全不同的见解,也只会觉得狗日的大家都说的有道理.因为只有两个结论摆在面前,大家各自选择自己觉得最有道理的那一个,或者觉得两个都有道理,却不知道为什么.

想要论证过程啊,只有去精神导师资料的源头去找,比如,读书.

读书有什么用?抛开专业书籍不谈,这是我找的一个理由…

我试图读一些科普读物解决自己心里的疑惑,效果甚微,不过沉浸其间还挺愉快的…

“不能与自己和解”之一就在于我始终不能安心自己这样到底是不是在浪费时间,有时候我觉得大学就该拿来这样用,有时候我又觉得如果大学的目的就是这样,那我们毕业了就只能给祖国提供农业肥料.就觉得现在最好的安排应当是大学接受各种通识教育(o(╯□╰)o),研究生阶段为研究或就业做准备才对…

话说回来,我所接触的几乎每个人都曾以为大学应当是充满了各种有意义的选修课,开放自由与包容…但是仔细一想,有几个人刚上大学就能为自己做决定去上哪些有意义的选修课…(如果按这样来的话)

这样内省还挺有意思的,但我这一年其实对别人更尊重了.

更尊重源于更了解了.

每个人内心都是一片宇宙.

所以要持以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大家其实没有什么不同这种想法.

但是和朋友聊天,似乎也都是深掘内心.

朋友这个词很危险,大家都很默契地不会相互确认,然后郑重地说出”现在,我们是同志…哦不,朋友了”这种话.室长说有次一个友人问他最好的朋友是谁,结果室长说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然后这位友人后来把他拉黑了.我说你个沙雕,我最讨厌你这种人,因为小时候写作文”我最好的朋友”,我写的那个家伙居然没写我.我对友人这个词用得非常谨慎,有一段时间在男孩之间热衷于称兄道弟,我没有兄也没有弟.我其实很羡慕,但是我做不到,我就在心底鄙视这种行为,后来我居然越来越鄙视这种行为.

我们的价值观简单粗暴,你喜欢我,那我就他妈地喜欢回去.

别人用爱剪辑做了一个视频,但你知道 pr,ar,觉得这些软件更牛皮,就觉得别人做的微不足道…

从别人的角度,可能熬了好几个夜,已经在自我范围内做到最好了.

不就,应该,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嘛.

但是与人相处一定得注意各自的阶级(如果阶级分得够细的话).这话有点怪,我举个讨巧的例子.比如和一堆牛皮的人相处,你会误以为自己很牛皮,然后万劫不复…

这学期天天和波波老师,森林老师一起活动,期末考试的时候,他们考前几个小时才开始复习(而且还考得巨他妈好),我也这样搞.(我之前都是提前一周左右),结果,囧囧.

(这段话搞不好他俩能看见…)

说起考试,我又想吐槽某些考试的不合理,但大部分其实都是我自己眼高手低,还是算了…

我对吹牛皮这件事引以为傲,虽然我不是随口就能侃大山的人,但是我很少把一个梗重复两次(除非是重复才能达到玩梗的效果).包括对不同的人——一件事我对甲说了后,几乎不会再对乙说.因为当我准备兴致勃勃地对乙说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过这些话,就感觉不好意思.太羞耻了,重复自己太羞耻了.

我还这么年轻(我在这重复个什么鬼),没必要搞一套自己的客套体系,对不同的人就是要搞一些新鲜的东西才合适嘛.无数的新鲜念头在我脑海里翻涌,身边这么多优秀的人可以碰撞思想,为什么要格式化.常常看到这样的说法,多少岁多少岁思维就定型了,我才不要.我就是要随时接触新鲜的东西,随时对过去的自己进行狠狠的批判.

小镇青年何必心怀远方?我不,我是小村青年,我就要心怀远方,我就要为了泡泡糖撞个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