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谈起

前阵子一时兴起,读了几本简单的科普书籍,特别有意思。三体里质子封锁人类基础科学研究,科学家们惊呼“物理已死”,但是现实中似乎是物理不断发展,宣判哲学的死刑。从物理上看,某些哲学的时空观是有一定道理的(对的)。惊叹怪不得好多天才后来都寄希望于上帝。

优秀的科普书籍有一点不足之处,它把那个领域的知识讲解的太过透彻明了容易理解,但是又不深入。容易让读者产生原来如此,不过,也不过尔尔嘛的心情。譬如看了一点哲学就觉得活着也就这样了,读了一点政治又认为生存就是谎言,了解到宇宙之大便认命于自己的渺小。

不过在迷茫中自己瞎几把分析正是乐趣所在。譬如一部电影,你正解读地高兴,导演突然跳出来说我这样是为了表达如此如此…兴致全无啊!

看到这样的说法。说“为真理献身的人们啊,正义终究会被伸张的!”——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只不过总有明智的人会发现真理,而他们恰好生活在一个能接受这些真理的时代。

挺有意思的。人在面向公众发言的时候总是追求客观,所以大部分的言论下都是“人之初,性有善有恶”。我们好像“性本善”的观点传播得更广泛一些,但是有些地方却相反。有“政府的存在就是为了组织大家往尽量善的方向发展”的观点,又或者以另一种方式表达,“民主制度是仅比暴君制度好的一种制度”。

突然有点明白为核武器的诞生做出过贡献的科学家们为什么又如此讨厌它。伤害了太多的生命,更主要的是武器实在是一个反人类的东西,虽然它在无形之中促进了人类的科学发展,但是也拖延了人类的后腿。它为人类提供了生存保障,但当它转向人类自身时,就只有贪婪与猜疑。这是胡言乱语,扩展开来,监控,安检,不也是如此?

在脑海里一片空白的时候,非常容易被别人引导情绪,有了一点概念,就会好一些。比起“脑袋变成别人思想的跑马场”,更可怕的应该是嘴巴变成别人思想的扩音器。

不过比起广泛地接触,还是建立自己的知识归纳体系效率更高一点。

建立自己的道德准则与审美标准大概挺重要的。不过义务教育与生存所需,这两者的交集实在太小。很多东西都是言传身教自我摸索,像我这种长期不练习抬头以至于得了颈椎病的人,面对生活,总会惊叹人类活动的复杂与无规则。但是平时观察别人做事,似乎都遵循着某种规则。这时才明白本应在幼时学得的察言观色,遵守规则,全然不会。总结起来,就是思维说服我们,或者我们说服自己的良心,以此确保自己行为的正当性。

唉。虽然表达欲无限,内容其实没什么突破,不过是一团乱麻换了一件又一件的花衣。充满恶意地揣度,大概都是这样,只不过有的在修辞上丰富一些。其实不是这样,总有人看得更透彻,观点直指核心。话说网络上热衷于吵架的这群人大概是最公正的网民朋友,他们又不针对哪个人,只是发现不和自己心意的观点,就开始狂喷。他们并不在乎别人看不看得到——这也是表达欲的体现嘛,与我现在的行为类似。(蹭热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