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约而至

16 号,Q,C 过来了。从去年就在说什么时候放假了可以见面打一架,一直没有行动。这次没有一点点防备,俩人突然过来,整出了浪漫的感 jio。下午,刚考完试,收到消息,匆匆赶去。

见面,四人,Q,C,Z,我,边吹牛边找地方吃饭。谈话内容没什么营养,吃的东西也没什么营养。我们都力求在各自的日常中找些共同点,然后一起吐槽,最后都以狗日的大家都没什么变化啊作为结语。

到了深夜,俩人安排好后,回。一路上都是字正腔圆的解说声,突然感觉自己眼界太窄了。我一直以为这玩意都是闹腾的欢,其实没几个人真正关注来着,没想到真的这么火爆。我曾唯一完整看完过一场比赛,媒体的报道都是“()理论上仍有出线可能。”这个理论持续了挺久的,后来我都没关注了仍在新闻上瞥见过。

第二天陪着 Q,C 去大城市找 L 探讨人生。又是走走停停,交流垃圾话,走走停停,上个厕所,走走停停,吃饭,走走。

走走,吹牛,边走边吹牛。走走吹牛。

送 Q,C 上车离开。继续和 L 走走停停,停停。停着吹牛,交流垃圾话。

坐在长椅上,旁边是河。搞不好是嘉陵江的一段。

我大概讲了十多次大意“那不如你从这跳下去”的话,最后一次发生时已经入夜。灯光铺在水面,水草飘摇起来就有点显眼。L 说这么多水草,估计是为了那些跳河的人设置的,可以让他们抓住求生。我说不是为了让他们抓住而设置的,是为了缠住我们,让我们不能后悔。结果我先噗嗤笑起来了,心想跳河其实是件挺悲伤的事情,以后就别开这种玩笑了。

走走,探讨人生,走走,吃饭,走走,走走。

后来不晓得走到哪去了,打开地图,找到最近存档点。大城市就是牛逼,你有可能迷路,却永远不会回不了暂住点。

最后计步 3w 多步,合计 20 km 多,急忙上传到微信运动上炫耀了一下。但是等了好久也没得人给我点赞。

load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