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好!

我对“不务正业”这项活动一向很擅长。但是在博客这种私人又有点公开性质的场所,要是一无所长,又乐于分享自己的不务正业,总担心是不是会让人厌烦。牛人不务正业一些东西,那是加分项。不学无术又不务正业那就很不好了。一个有钱人说自己钱包里没钱是完全没心理负担的,但是很多穷困的人(如我)说自己钱包里没钱总会感觉心虚,毕竟除了钱包里没钱,任何一个可能有我财产的地方都没有我的财产。我现在别无所求,只希望有一天能坦然地说出“我没钱”这种话来。

农历新年也过了,上次步入2018时就说过这次一定要来总结展望一下,故来试一试。虽然心里念着至少不能对自己食言,现在看来正月初八这个日子也有点晚了。还是有点遗憾的。工作的人都已经上班两天了,写博客这项工作却停了两周多——呲。

总结什么呢?可只有我的“不务正业”了。

这一月

  • 回家后熊孩子说要睡在我卧室旁边的房间,我问为啥,答因为这样你就在我旁边。
  • 熊孩子唱起一首熟悉的歌,歌词却已经变成了“长大要为祖国立功劳。”
  • 整理和打扫会上瘾,因为不费脑子而且立马就能得到反馈,成就感大大的。不过要是每天都收拾,那实在是做不到…
  • 总觉得不乱到非收拾不可,都是舒适区。
  • 报了驾校,发现这世界上最浪费时间的就是以普通学员资格在驾校练车。上手10分钟,吹牛4小时。
  • 我选择浪费时间的方式是看书看漫画,看完了“富江”系列。第一篇和最后一篇还挺有趣的。不过并不感觉吸引人…只是抱着猎奇的念头看下去的…
  • “满地都是六便士…”这句话也不是原著中的句子啊…
  • 为了换身份证专门整理了下仪容,没想到之前的照片也可以。我鬼使神差地决定让15岁的容颜在我的证件上再保持10年。
  • “帮我问候一下XXX!”看你回复的样子就知道你根本没放在心上。
  • 我们的礼仪里,“待我向XX问好”都只是说说。
  • 判断橘子的好坏,要么一口能吃一个,要么一瓣能吃一口。
  • 我真的是不喜欢每嚼一口还要花时间把籽捋出来的水果。
  • “虽然不是标准意义上的漂亮,但是看起来很舒服。”去你的。这种话根本不是赞美,只是说的漂亮而已,就像“很有气质”这种话一样。人家明明漂亮地扣脚!
  • 除夕夜母上让我放鞭炮,我不太敢点,就在引子下面垫了一张卫生纸,然后点燃了卫生纸。我真的是机智。
  • 别人家的鞭炮声响是“啪啪啪…”,我家的是“啪”。响应党的号召的始终是我们穷苦人家。
  • 放完后我在QQ空间作出如下宣告:刚才我放了一炮算是送给大家的新年祝福了,你们要是听到“啊”的一声炮响,那就是我没差了!
  • 妈也,我一不小心打响了新年第一炮诶!!!
  • 其实在十二点之前我在微博还发了这么一条状态:再过几分钟,我将命令大家为你们放鞭炮。
  • 其实我还想私聊一个人,说“听见没有,这外面的鞭炮声响是我命令他们为你一个人放的。”
  • 后来我真的如上做了,对象是给我发了红包的祝纯纯。就是不晓得禁烟令下那边听不听得到哦。
  • 加油站遇到车辆插队的数目比我这近二十年遇到的插队的总人数还多。
  • 果然有人问我会不会装系统了,我成竹在胸:没问题!!一天后,我仍在鼓捣。母上一脸嫌弃,你就不能几下帮人家弄好?
  • 前几年开始我的亲戚圈就已经没有发过红包了。母上说,“你们给我的孩子发了,我再给你们的孩子发,这样来来往往没什么意思的。”
  • 其它的独生子女家庭看着我家的两个熊孩子连声称是。
  • 不过奶奶还是给我们后辈发了红包。有时候心想真好啊,总有一个地方你能活的永远像小孩。可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你是大人了,他们是老人了。

这一年

确实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收获,一切都在路上。我非常虚荣,也正因如此,从来都不敢把还没完成的东西拿出来炫耀。太早地炫耀,到时候打脸了岂不是很尴尬?

是否努力了什么的都不重要,能把成果拿出来,过程才有价值。

另外在学校触电了,大概是心理作祟,最近总感觉到处都是静电。摸熊孩子的头感觉貌似有静电,我哎哟一声说快离我远点你身上有电,熊孩子说,“看我把你电死。”

展望

多尝试,多总结。

以前做的选择,不管如何,在当时的条件下都是我所能找到的最优解了。

要对自己负责。

load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