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20190802

“人的视线总是会被信息量大的东西吸引。平时我都盯着手机,不方便时我就看交通路线图和注意事项。比如前天,我站着研究了半个多小时地铁的部署,明明是从北到南的一整条,居然从中间断开分为三号线和七号线,啥玩意儿啊。当然也有今晚这样的时候,脚掌最好贴着地板移动,不然抬起来就连脚尖也放不下去了。我开始怀念在学校旁边的站台,大概都是青涩所以还保持着点浪费公共资源的矜持,不至于把这铁皮当作沙丁鱼罐头。这种情况下能干什么呢,看窗外吗。有时候会有亮着的屏幕从外边闪过,夸张的人像保持着端庄的仪态。之后便是长时间的黑,我们就都从另一旁的镜像世界浮出来了。人的视线不是总会被信息量大的东西吸引吗,我一时大意,视线便收不住手飞向那边的你。那后脑勺有注意到我吗?你在想些什么呢?这样的喧嚣里怎么也能轻巧地翻动书页?为什么看了一眼指示牌?会在哪一站下?揣摩着这些东西,我便躁动着弄丢了今晚的闲暇。终于,三站后,你起身了!我一心急,紧随你踏了半步出去,想要占据这个空位。没想到这个时候一位大姐远远地喊了句,诶!这里有座位。这句话仿佛是定身的咒语,我被控制着收回了自己的臀部与抬起来的脚,看着她走过来,坐下去了!然后我就单脚站立直到终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