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性与电动车

今天聊起了这两天传得飞起的”原谅宝”,本来想在这谈谈的,但是自己实在太浅薄无知,还是算了.

不过我也注意到,有许多对伪女权痛恨已久的人,在这件事上发泄起来.

我对”女权”这个概念没深入了解过…印象深刻的有王小波的一篇杂文”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作者在文中列举了几种女权主义者,我看了一下,其中一句这样说,”自由女权主义者认为,男人也该来取悦妇女,这样就恢复了妇女的尊严.”

如果按这样的定义,那我们这流传的”伪女权”大概说的就是”自由女权主义者”吧.

不过可能我们这搞这一套的人还不知道这个词,不然就完全可以义正言辞地声明自己是”自由女权主义者”,而不是现在这样声明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然后被戴上”伪女权”的帽子…

投机者喜欢往风口涌,到了时机,啥都能飞舞起来…

不可避免,肯定会有人因此对”女权”有所成见——但”女权”还是得发展.

这点和某些论题类似.

同样是关于性的论题,有些采访中,记者喜欢问这样的问题.

“你支不支持同性恋?”

得到的回答大多是”我不支持也不反对…”

这个问题就很沙雕,太沙雕了.

非要回答的话,我不支持同性恋,我也不支持异性恋,我甚至不支持结婚.在我有限的认知里,婚姻就如同两个被绳子拴着的人在悬崖边跑步,并且他们早晚都要跳下去.

但是,我绝对支持”为同性恋的权利提供法律保护”.

哎,,,这也是矛盾所在,像我这样的口嗨哥太多了.

但是关于”原谅宝”,并非是一个”女权”的议题…

写了一段,删了…

不继续吹牛了

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

干,都快要走了,接到水老师电话问有没有时间去搞机器人,本来想说没时间然后推荐个人去,结果发现实验室里大家都在准备考研,还有一个不考研的马上就要去实习了,他妈的好像就我一个人现在表现得无所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