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过完年了碎碎念下

过完年了,昨晚急匆匆地回来,今早急匆匆地从村里奔赴考场,终于完成驾照获取流程的最后一门考试——开心啊,虽然某种程度这只是另一个开始.

准备返校,运行在铁轨上的交通工具都没票了…今年怎么回事…

好了,这几天就干了这点事.

就此结尾似乎太过草率,再贴点之前的胡思乱想吧…

表达欲突然冒出来了,就忍不住想编凑些口水话.

上下文没什么联系,全是我的主观感受与认知,充满了偏见——就当为我现在的所思所想存个档吧…

而重点在于——那些侃侃而谈让我觉得非常牛皮的人,有时触碰到我比较了解的领域,就表现得偏执还携带着做作的幽默,且没有基本常识.

我对自己并未系统了解过的东西指手画脚,胡说八道的时候,大概也愚蠢如此吧…(但我还是要吹牛)

电影有很多可能性,不仅仅在于”至少讲好一个故事”.小说可以讲故事,漫画也可以讲故事…电影和其他艺术一样,它的特点在其他东西表达不出来的那部分.电影的发展搞不好就是这部分东西的发展.比如说电影发展过程中,众多大师对剪辑技巧的鼓捣——只要你用心找,总能对一部近些年出品的电影做出这样的评论——“不过是对 XXX 拙劣的模仿”.

漫画发展也是如此.从连环画这种东西,发展到现在分镜头式的漫画,这种形式上的革命,大大促进了漫画的繁荣.甚至有评论”一切日本漫画都是抄袭手塚治虫”…

由此,也很容易发现,形式这种东西,难以达到革命性的突破…所以对形式做文章的创作者更容易受到尊重,也更容易翻车…

比如在现阶段看来还不算成功的 TNT 工作站…

有的观点认为,这些镜头语言也终究是为故事服务的.但是我觉得,故事,其实也不过是某种东西的载体——比如说情绪,意识形态…早年有很多电影,构图模仿名画,也许可以这样比喻——它和绘画这类东西一样,直接触碰人(观赏者)的内心.不过”触碰内心”这种说法有点讨巧且含糊.我把它理解为共鸣.就像夜晚瞭望星空,也许想到了宇宙辽阔人类之小,也许啥都没想到,突然就感觉内心翻涌.

大多数做影视的新媒体,几乎都离不开把故事复述一遍这一套路.自然,这类新媒体挑选的本就是故事性较强的片子.但是如果在它们的评论中出现了”用镜,构图…”这类名词,一定得谨慎.这些名词,就算现在立马花一大段时间去搜索引擎搜索,也很难明明白白地界定它们指的是哪些内容,又应当如何去评价他们的好坏.这样的评价,要么基于一定的基准,可以是众所周知的.比如一篇介绍诺兰碎片化剪辑的文章对比 20 世纪前期的很多电影,评价后者剪辑”太过工整”——拍人进屋,一定会给开门一个镜头.要么,应当拿出评价者自己的理解.说到底,这种东西太私人了.即便行业内有一定的潜认知,我相信,也一定有各种流派…直接评价”…好”,”…牛皮”,这种评价没什么意义嘛…

谈起这个,顺便谈谈推荐.

现在知乎各类书籍推荐的帖子,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技术贴——统计哪些书名出现次数最多……

我的观点,对于某种东西的推荐应当包含 : 使用者自己当前的情况,(当前情况下)这种东西的亮点,这种东西的不足.

使用者当前的情况一定得注明,基于这种参考,了解信息的人才能合理判断这样东西对于自己的价值.

简单的统计效果甚微啊!!!总不能每个刚学计算机的学生都直接去啃[算法导论]吧!!!

我貌似更偏向于私人化的体验,而私人的总和,便构成了一个优秀的推荐源.比如利器,豆瓣…rss…

也许是因为,这样表现得我是在”主动”去获取信息…

而故事,我认为评判故事好坏的一个重要标准在于,世界观可以虚构,但是角色在这个世界观下的反应一定要真实.反面例子,很多鬼片的主人公完全违背观众意愿做一些沙雕行动.

日漫经常这样操作,给一个很扯的设定,比如各种”吃人”的世界观之类的…即便这个世界观圆不回来,只要角色的反应真实,故事就能吸引人——而之后,会有大量的观众帮创作者脑补,圆回去.话说回来,在虚构的设定里寻找真实,不瞎胡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