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奇思乱想------由小偷家族想到

PS:这不算影评也不会涉及到剧情

在豆瓣上看到过一个短评,“心情不好的时候看治愈电影但是完全没有得到治愈,这种强烈的反讽让我感到更加难受。”

我反其道在前几天去看了《小偷家族》。这部片子被删减了几分钟,我一直觉得花钱买一样不完整的东西还不如不要,但是看评论说只是删减了裸露的镜头并不影响剧情,而且和之前上海电影节的版本一致。我想,人家愿意用一套房也要换一张的电影票,怎么也不算亏吧。

我其实并不太在乎电影里的裸露镜头,并非东方思维作祟,而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多数的这类镜头对塑造人物推动叙事毫无用处,它们只是作为某种暗示(明示)出现。

我在微博上写到:道阻且长,搞明白自己欣赏的事物,他们好在哪里。

我会觉得一个人不错,原因是我觉得他应该是个好人,导致我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是某天我偶然看到他在公交车上为一位老人让座。

在我以前的认知里,为老人让座,好人,这些关键词是平行的。不过我开始怀疑这其中的合理性,说起来,我只是欣赏他为别人让座的这个瞬间而已。

纯爱小说里经常出现吧,角色会说我并非爱上你的容颜,我爱上的是你的微笑来体现自己的不做作。

我在前阵子了解了一些推荐系统的东西,推荐系统会通过在用户的行为里提取标签,然后从别的用户的标签里找出相似的内容推荐给你。

把让座的瞬间转化为好人的评价不就是打标签的过程吗?

比起计算机,人才更多地干着贴标签,类聚群分的事。糟糕的是,人会欺骗,有时候甚至会欺骗自己。

机器需要打上标签才能有数据来分析,对于人类来说,“这个瞬间”其实是更合理的评判方式。是比标签更小的单位,而且机器很难模拟。(所以某些推荐系统的结果常让人啼笑皆非,当然也有某些系统很**)

我常常想,我所欣赏的事物,他们好在哪里?

也就是在问,我欣赏一件事物,实际上是在欣赏什么?

生活中这样的问题似乎毫无意义,但是对于工艺作品来说,这完全可以拆解为理性和感性两方面摆在桌子上探讨。我欣赏的更多的是感性的那一部分。我对接触到的大多数东西,都不具备什么专业知识,所以不能体会到技术角度的美丽精巧。大多时候我对一样东西欣赏,不过是因为我对某个瞬间产生情感共鸣,更甚至从中看到了自己。

有点跑题,有点老生常谈。回到上面的话题。

因为某个瞬间从而为此打上标签,实际上是提供理论支持某种廉价的作秀。

从他让座了,所以他是个好人吧。

到,我是个好人,因为我让座了。

再到我看了这部片子,我真是高雅。

2018-11-25 删去一大段自我麻醉的废话

虽然上面我提到自己更偏向感性去观察一些东西,但是毫无疑问,此刻的我是在冷静地从一个外行的角度以自己为参造物来剖析审美。这真是太毫不知耻了。

我试图把自己看电影的心情和推荐系统对比,就像推荐系统从 0 数据状态,到投入海量数据开始学习,养成了一个口味有点怪异的系统——以此阐述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心路历程。

这有点糟糕,可能人和机器(计算机)会有一点相似之处,那也一定是学者从人类身上得出的经验并把它们运用于工具。其实没有太大的普遍性,毕竟我们还有生活。

如果说我们穷其一生就是在寻找一部完美契合自己审美的电影的话,那么一个个“瞬间”相当于在茫茫宇宙中不断地缩小我们的寻找范围。

我一直认为,就像研究学术,需要在自己的领域不断深入,细化,最终研究的东西可能只是一个小点。人类穷其一生也是在如宇宙的范围里寻找着某个小点。

当我们关注的事物向小众偏移,那代表我们对自己了解的越来越透彻。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但理想主义的想法,也许再思考一下,能从中总结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很糟糕,就像做研究的学者会不断发现自己研究的东西早有人得到结论,程序员乐此不疲地重复造轮子,我所说的话也从来没有一句是我自己的,一切都是我脑袋里几匹马奔腾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