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燃烧》与解读这回事

昨晚跟风看完李沧东导演的《燃烧》,结局有点戛然而止的不痛快。想到一些东西,虽然大部分已经跟这部片子没什么关系了。

首先声明一下我对艺术作品的观点(这些观点大多来源于市面上常见的科普读物),我认为很多作品带给观众的感受完全来源于观众自己的经历,思想。所以我对欣赏不来却很出名的东西总是报以敬畏和尊重——可能是我的经历还不足以从中感受到什么。我之所以说“很多作品”,是为了排除那些明显包含隐喻的作品,观众没有一定的历史背景等知识就完全不能理解的作品。我在下面想当然的发言全都是基于这些自认为的“很多作品”的胡说八道。

记得《燃烧》里面有段大概意思是“我既在这,又在那。”的台词。让我想到薛定谔的猫和不确定性原理,我觉得一部作品应该起着薛定谔的猫那样的作用,它应该存在着无数的可能性,当观众去“观察”时,那无数种可能性就被观众的思想所影响,固定于一种状态。

以前看悬疑片的时候,特别是那类开放性结局的片子,网上会有很多种解读,我的思想就在这之间奔腾,往往是觉得这个有道理,马上又觉得那个也有道理。那时我最感觉到不解的就是,这些狗日的导演怎么不出一个官方解读呢?

我想,这正是一个聪明的创作者做的事。

下面我要来一大段引用了。

汪曾祺说“我认为一篇小说是作者和读者共同创作的。作者写了,读者读了,创作过程才算完成。作者不能什么都知道,都写尽了。要留出余地,让读者去捉摸,去思索,去补充。”

我认为,好的作品,怎么解读都不为过。

常常有人开语文阅读题的玩笑,“人家作者都没想到这么多”。

我觉得想这么多完全没有问题,问题出在大人们不应该把解读局限于“参考答案”。

做得最好的大概是《圣经》了,每个时代都有符合当时社会环境的解读(也许是因为道理太过普世),所以它成了世界上销量最高的书籍(没取证过)。

说了这么多,但都抛离《燃烧》这部片子本身了。不过搞不好这正是这部片子带给我的东西。我对这部片子的解读就是不必去解读。

故事很简单,但是片子里充满了留白,仔细想想又觉得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不必去纠结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故事。它诱发观众去思考,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