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6 月 9 日

前几日正值高考,可惜我的人际范围里已经没有高三党了,满腹祝福无人可倾,只好修改下遣词造句以备将来。

其实当时还是有不少遗憾的,有时候甚至还会把自己现在的不如意甩锅给从前。不过毕竟是个过来人了,似乎已经领取到了讨论这件全国性的大事件的资格证。而常言道,拥有的东西总是不过尔尔。千言万语也就化为无法免俗的客套。

六月总体来说是个伤感的月份,虽然比起六月的炎热,情绪的变化有些微不足道。有时候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常怀疑身处其间时的感情和之后的回忆是两回事。看着过去在社交软件留下的动态,觉得当时过得似乎挺开心的,但不知为何,这些年回想起来,总是几件不那么愉快的事情占据脑海。以前看到一个说法,青春就是回忆过滤掉愁苦与纠结。可能我太幼稚了,有那么一段时间心智还停留在童年。只有小孩会为不值得的事浪费时间。

父打电话说旁边的高中因为高考放假了,问我放了没。母上周周末和我对话,埋怨我放假怎么都不往家里打电话。我安慰自己不要把假期当做思念的借口,把与家人联系当做一件很正常很普通的事——我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定义大多如此,即真正的感情不需要刻意的维护。但是仪式感还是很重要的。很重要。

上周在图书馆外面遇到拍毕业照的青年,和别人谈起来都觉得时间真是越来越快,似乎花了中学时的一学期就过完了两年。谈起两年后,又都是玩笑。就像关于离别的话题本该这样。

我有时在操场上排泄盐分,回想人类的情绪表演,便展现出惊人的共情天分,表情像是可以随时替他们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