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太阳公公露出了笑脸

和小伙伴参加了一个比赛,今天算是告一段落了。波波老师说结局如何不重要的,反正这阵子学到了很多东西。扪心自问,我对这个过程也算是乐在其中,不过最给我动力的还是“能够发朋友圈炫耀的收获”这种渺渺小小的希望。

“不管如何,既然要做,就要做到现有条件所能达到的最好状态。”

抱着这种想法,就可以愉快地接受失败了。以后也不会拿“如果”,“要是”这种词汇来搪塞此时的愚蠢。

以前有老师对我说过,“不要想着去拿最后那几十分,保证前面的分都拿到手,你就不错了。”这话要是用在主角的身上,搞不好会来个咸鱼翻身,怒上名校,写回忆录时谈到“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某老师当初的激励…”等等剧情。

不过我真的很会接受别人的建议。我甚至还发现这句话真是我这类不思进取的人的捷径,并把它运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坚信着我前十多年的人生就是因为过于追求后面那几十分,所以失去了太多本可以拥有的东西。

没错呀,要是整天抱着“比特币 3000 软一个的时候我就想买了可是没钱”这种想法,人生岂不是没有活头了。

这样真挺好了。等于是把“不要为过去的悲伤流眼泪”转换成了“不要为不可控的事情流眼泪”。话说银行卡上就写着“战争,自然灾害等不可控因素造成的损失不予赔偿“之类的话呢…

诶,挺好的。

另外上次清明节假期和两个小伙伴约着见了一面。

确实只是见了一面,少不了的吃肉环节,然后骑着共享单车绕了某城一圈。

去了省字号大学,惭愧的不行。一所大学能成为一个省会的标志性地点,真酷。

去了某书店。刚来念书的时候第二个见见世面的地点,说起来也隔了大概 18 个月了。上次是一个人,这次是三人行。心境也和当时截然不同。

我认为不管哪方面来讲,“不可替代性”是很重要的。毕竟很多人都喜欢用“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话来打气。一个地方,一件事,如果没有“不可替代性”就没有去拜访,去做的价值咯。

当然啦,“不可替代性”这种东西仍然是很私人的东西,就像一条普通的毛衣,因为是母亲手打的,对于某个人来说就是不可替代的东西。

现在的我总觉得这地方几乎每个缝隙都插着几个假装看书摆拍照片的人,这让我很不爽,因为他们挡着我自拍了。于是我认定这地方对我来说不再有不可替代性。

晚上又吃了顿肉。快要各回各家了,气氛大体还是愉快。

热情的 P 君给我们一人一个拥抱。

不过其实这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离别,一个城市,一个多小时车程,唯一阻止我们的只有钱而已。

“那时间呢?”

我说我闲的抠脚,天天靠吹牛逼取乐。

又洋溢起快活的气息。

突然想起见面的时候太过熟络了,完全没有好久不见的感觉,所以忘了寒暄一下,“最近好吗?”

这问题太蠢了,还好我没问出口。

21 点,高峰期。

归校,小卖部略显冷清,老板娘在数零钱取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