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今天下雨了

最近我都在尽量早睡,只不过生物钟实在不好调节,总是闭着眼,脑子仍在活跃地工作。瞎几把想啊,生离死别什么的,悲伤伴随着瞌睡袭来,打个哈欠,眼泪哗哗地流。

啊,人生不就是一场虚无嘛?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以前我倒是经常这么想,所以对那种“被逼入绝境然后和仇人同归于尽”的故事异常喜爱。我现在不能说完全放下这种念头了,但是对自己的小命是看的愈加要紧了。能长到这么大真的不容易啊,虽然这些年来也没什么太大的波折。

因为我自制力太差了,所以在手机安装了一个“拒绝熬夜”的xp插件来辅助我早睡。听名字就晓得是什么类型的app了吧…哈哈。我在这个app的评论区看到这样的评论“这玩意,手机设个定时开关机不就行了吗?”一想,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诶。不过就我这阵子的使用情况来看,比起“拒绝熬夜”,这东西更适合需要手机开机又不想手机打扰自己的场景。

哎哟,这又是老生常谈了。

工具的诞生毕竟是为了方便我们啊。

对于我,一个意志力不太好的人来说,我认为使用功能单一的工具能够稍微解决这一点。现在最主流的说法就是智能手机这种东西太容易转移人的注意力了吧。加以限制,当注意力想要转身时却遇到一堵围墙,总能稍微缓解一点。

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如今mp3,电纸书这些东西还能畅销的原因之一。追求更极致的听觉体验,保护视力…之外的能让普通人购买的理由。

(游戏机一定是最能让人注意力长时间集中做一件事的电子产品。

啊,在这种情况下常听到说现代人丧失了阅读的能力。(丧失的程度随媒体等报道者的心情而定…)

和公选课的老哥谈到某些又臭又长的文章,他说这些人写起这些东西怎么熟练啊,就不会写错吗。我想到还有专门教写这些东西的书籍和课程呢,又体谅起这种死板到抠脚的东西是为了别人统计的方便啦,然后正经地回复道,“反正解释权在他们手里。”

希望别人点进文章,就产生了标题党。想要别人认真地读你的东西,那就写的通俗有趣点啦。我在某问答网站关于博客的高赞回答看到这样的说法,“…的内容只有你妈妈会愿意看。”看到这我心脏一跳,想到自己的博客内容大多都只有我母亲会关心,并且某些内容我还不大愿意让她知道。

那些输出优质内容的博客当然是好博客额。不过博客的“工具性”,“社交性”(胡造的词)也起着重要作用。呀,说来说去又是这些我在博客里翻来覆去讲的东西。

啊,啊,是这样啊。不管写啥,总会有不有意地展露自己的三观之类的东西,写得多了,来来回回就是那一套嘛。在这种半私人半公开的场所,我即便再认真,也不好意思把自己描述得太过不堪。

娱乐新闻里捕捉到明星一些“不怎么好但是又无伤大雅”的事情,就会觉得这明星真实。有些明星自黑甚至能涨粉。也有些人真实过头被人 diss…

很多脱口秀节目的表演方式就是嘉宾上台然后开台下嘉宾的玩笑。奥斯卡的开场秀就是例子。刚刚结束的这一届,主持人,嘉宾,把上届颁错奖的梗从头玩到尾…

话说每一届的好多电影节都会有人抱怨什么什么没获奖,什么什么获奖了。我关注的一位电影博主说道这就是一个“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问题。前阵子粗读了一本关于视觉的书,里面提到欣赏一幅画作的时候有一个文化的影响。大意是当观众了解了画的各种背景,以及使用的手法之类的,会对画作有更深的理解。(也不知道我记忆的完不完整)

评委肯定是专业的(虽然我觉得怕还是有其它因素在其中博弈…),不过观影体验却是私人的啊。对我来说coco这部片子观影体验其实就不是太好,因为套路太严重了…

这也是好电影的一个共同点吧?即表达的是一种感受。感受毕竟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嘛。我们的阅历,三观,在其中某些地方找到共鸣,便产生了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观感…太棒了!!

我虽然不懂什么剪辑,构图,光影…但是高中在看《爆裂鼓手》时,主角拼命的样子让我想到当时的自己,便感动的不行不行的。((啊啊,高看自己了,我那时完全没有主角这么用力啊..

说到这,我之前谈起过自己关于“我感觉”这个词。我现在稍微能够体会别人对这个词的讨厌了。别误会,我虽然对很多东西不能接受,但是讨厌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与其说是讨厌别人的“我感觉”,不如说我不太喜欢别人用“我感觉如何如何”来评价我。

“我觉得你看的这部电影好垃圾哦…”

“我觉得你这样好蠢哦…”

如此这般的说辞让我挺不爽的。当然,这类言语中有不少可能是为我好的言论…

(哎,想把话说的滴水不漏可真不容易,很多东西都是有正有反,不然现在的网络上也不会有那么大恹气了…

不过谁想知道你的感觉啊…

你不喜欢,至少不要来扫别人的兴啊…

我就比较牛逼了,我现在已经熟练掌握这种社交技巧,别人说“太搞笑了。”然后没了下文。我就识趣地回应“少年,何事让你如此开心啊?”嘛也,我怎么不去说相声?我的词汇量越来越丰富,垃圾话不用百度都能说一大堆。我牛逼坏了。

不过现在只会说垃圾话的牛逼男孩已经不受欢迎了,真遗憾。

啊,照应一下开头吧。其实要是我下周就死了的话,熬熬夜又有何不可。但是我太珍惜生命了,我准备活到别人巴不得我死的那天。

一个人活那么久也没意思的。祝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吧。除了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