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一个人的舒服

马小跳在一堆杂志里翻出了上个暑假从学校图书馆借回家的专业书,感叹起自己浑浑噩噩的半年以及原价三倍赔偿的惩罚机制。

如果一本半年前的书籍就能让人思绪起伏,那么一个去年停笔的日记本呢?

嗯…会让人思绪起起伏伏。

马小跳翻开这个购于13年9月被他称为日记本的小册子,突然明白了这种东西就是为了打处于未来时间点的主人的脸而存在的。

就像信誓旦旦地写下“我一定不会忘记今天的!”,然后一脸懵逼于当时到底脑袋抽了什么筋。在日程上记下的“好人生日”,又忘记了这到底是哪个好人。马小跳对这本子上的大部分东西都有点记不清楚了。何况上面记载的大多是漫无边际的胡言乱语,而且,字迹连自己都难以辨认。马小跳回忆起还在走读的时候中二之心和被迫害妄想症共存,总担心自己的日记被母上偷看,于是学起读来的法子在本子里夹了根头发。可是这根头发一直没丢过,马小跳还挺失落的。现在想来这字亲妈也不一定读得懂.

刹那间,记忆回过头来,马小跳想起了那些把小册子枕在被子上靠动笔头发牢骚的日子。

“因为一个人太舒服了,容易丧志。”本子上写着这么一句不知道是从哪里抄来的话。

马小跳当时正沉迷于心理学,准备总结出一套惊天动地的适合自己行为准则的哲学。这世界这么大,再小的圈子也能聚集一大堆人。马小跳觉着只要总结出了自己的行为规律就能够搞明白他这类人的思维方式。

马小跳买了一本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准备研读,心想着交上一百个朋友也不错。不过研究后发现,这种书籍对他的哲学毫无益处。马小跳想研究的是自己,但这本书总在教导他怎么对待别人。

机缘巧合下马小跳在新华书店以封面价买了一本川北义则的《从一个人开始》,心想着既然是一个人,那就一定能研究自己了。还不错,马小跳研究了半本书的自己,另外半本都在讲一个人怎么住房子过日子,这对当时马小跳来说还有点远。

由此,马小跳开始读日本作家的各种生活美学作品,整天研究自己。

后来可能研究的有点走火入魔,马小跳沉浸于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了。那阵子他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么个问题,“既然一个人这么舒服,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想要和别人聚集,生活在一起呢?”

“可能是因为一个人太舒服了,容易丧志。”也来不及细想,马小跳把这个答案抄了下来。

同时马小跳也意识到了爱情的伟大,能让两个人同时抛弃这种舒适,怎么能不伟大呢?这简直了的伟大啊!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马小跳被田恬甜打断,”马小跳,你性格真他妈的孤僻.”

马小跳说,”性格不重要,我研究的东西才重要.”

马小跳又说,”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粗俗呢.”

马小跳还说,”我最讨厌不是为了表达感情而故意地把国骂加在文章里头.这他妈就像为了钱在动画片里卖肉,在电影里打擦边球一样.你别这样,不然这个博客的访客还以为作者是为了吸引眼球才突然加入了你这么个人物出来.”

田恬甜说,”没关系,马小跳,我是为了表达感情.”

此刻的马小跳梳理了下那段不算感情的感情,才悟到他和田恬甜说不定是一类人.因为只有他这种人才不愿意踏出自己的舒适区.

那是电视剧里最恶俗的情节,任谁都能一眼就看出屏幕里的两个角色在互相呵呵,但是剧情里的两个傻叉就是不断呵呵,呵呵又呵呵了几十集.这编剧真是一点也不尊重观众的智商.

命运这编剧也是一点都不尊重当事人的智商.

马小跳挺沮丧的,自己研究了那么久,甚至总觉得要不是高三备考马上就能把脑子里胡思乱想的那一套总结出来了.可是当初连一个最接近他脑回路的人的想法都没能体会到.

马小跳只好安慰自己,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鸡汤仍不能让他心安.

于是他打开月光宝盒穿越回了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