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和稀泥

我总是被事物的两面性搞的脑壳发昏。正反双方虽然常常争得不可开交,但是对于和稀泥方是()这一点倒是出奇地观点一致。

我经常扮演和稀泥的角色,为了避免困扰便说,“我觉得你们都有道理…”。人家听了更火起,你倒是说说,对面说的到底哪有道理了?我只好说,既然你们双方都不能说服我,那我认为你们的论据都不够完善。人家又说,“我这道理无懈可击,是你资质愚昧不能理解。”

我只好闭嘴。

我自认为自己和稀泥的水平已经炉火纯青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现在脑袋越来越乱,有种修炼武功秘籍误入歪门邪道的感觉。话是这样说,其实我也没见到过真正的武功秘籍。那我换个比喻吧,嗯…有种为考科二刷了几遍头文字D的感觉。

另外,因为我爱和稀泥,便总觉得这世上好像没几样完完全全值得信任的东西。

就像平时和我放学回家的小伙伴,说抱歉啊,我要去补习班。结果却在河边看到那家伙在和别人玩过家家。

在朋友圈的家伙抱怨,啊,假期了,又要颓废了。我心知肚明那家伙其实假期生活充实到不行,但是为了我们脆弱的好友情谊,还是点了个赞。

我不是反感别人追求上进,只是讨厌因为周围环境太虚伪了就伪装自己的家伙——明明努力起来闪闪发光,有啥不好意思。

虽然我爱和稀泥,但是在很多事情上还是有自己的好恶的。

看样子我和稀泥的水品还是太低了,今后要多多努力,争取表现得“装作客观”。毕竟搭上了客观的边,可以显得我有点思辨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