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2017

12月31号

十一点半 起床

洗漱 吃饭

取快递后前往图书馆

期间 和友人吹牛

自认为在探讨技术

看完了借来的工具书

有没有收获不好说

对着做的笔记自我感动

之后 读书

觉得其中一节写的特别偏激

有人说 要读经典

又说要意识到前人的局限性

要带着批判的眼光

来面对任何信息

诶呀

晚饭是稀饭肉饼荷包蛋

好吃又充饥

就是小贵

洗前天堆积的衣物

想起父亲说

鞋底就不要刷那么干净了

红白歌上的女高中生

唱的歌真好看

主持人好像在讲笑话 可惜看不懂

就切了

标记了大概是公历年的最后一部电影

你说这些片子怎么总喜欢讲孤独

一个人的 两个人的 一群人的

导演是不是觉得对这种情绪把控得异常到位?

我告诉你

讲得还真不赖

只不过

上帝视角真是急死人

捂了两床被子

不是很暖和

在家里就从来没感觉到过冬天

不下雪 也没有霾

后山有花草

天空躺着最好看

婆婆问

元旦你回不回来哇

我说期末忙复习

喔 那你穿厚点

好像突然才步入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