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文章目录
  1. 1
  2. 2
  3. 3

妖怪唧唧与友人波波

1

上午从这过的时候起着略大的风,一堆叶子就哗啦啦地从前方飘过来。这场景让我的小心脏颇为躁动,不禁伸出手想要接住几片。说来奇怪,虽然树叶飘得密集,但是手却总能巧妙地错开所有正在空中的物体。我还想换个姿势,却突然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大人了。这个借口让我很满意,于是就心安理得地作罢。我突然想到南方的雪花飘起来说不定就是这种场景,“雪花纷飞,莫若叶舞”这种感觉。

不过晚上从这过的时候,状况就不大一样了。一阵风吹过来,冷得我连头都不想抬。

这个时候唧唧从我的左边衣服口袋里钻出来,坐在左肩,用爪扯住领口以保持稳定。我总觉得它应该在盯着那些叶子发呆,就像我中午一样。“喂,你看月亮,好大啊。”唧唧说。但是我一点都不想看,只想着尽量把脖子缩着以避风。

“你说天空的外面是什么呢?”唧唧碎碎念。

如你所见,唧唧是一只妖怪。大部分时间它都住在我的耳朵里,可以想象,耳朵并不是一个好住处。有时候我总感觉自己的听力下降了不少。我告诉唧唧,你能不能换个地方藏起来?或者,再变小一点,不要影响我的生活好不好?这时,唧唧就会说,“你的耳屎太多了。”

我一直感到奇怪,哪里有妖怪会取“唧唧”这种名字?唧唧回答说,“你又见过几只妖怪?”我说,“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电影小说里从来没有叫这种名字的妖怪。”唧唧说,“我也不知道”。我爆笑,唧唧,这名字真蠢。然后唧唧就沉默。

其实唧唧和我的相遇来的并不是时候,因为我正在准备杀一个人。

如果我时间空下来的话,就可以认真研究一下唧唧这只妖怪了。可是我忙着为自己的谋杀计划做准备,实在是来不及考虑它。

我要杀的人有可能是波波老师。

那天我正在写博客,正在朝着日更千字的目标奋斗,不过实在是能力有限,便打开搜索引擎试图找找灵感。我键入几个关键词,“黑丝” “长发”,然后搜索到了一堆相关网页,我一个个浏览,遇到了一篇超级有意思的文章,名字叫“校园春色”,作者是“王波波”。这篇文章的内容着实有趣,给我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我便在下方留言,“很喜欢你的文章,可以交个朋友吗?我的联系方式是#####”

过了很久以后,波波老师终于联系我了。这场伟大的友谊的开端,来自波波老师发给我的第一封邮件,“你个傻X。”

我又过了好久才在波波老师的言语中梳理出了这个粗俗词汇的缘由。原来当时我浏览的那篇文章并不是原文,而是被无良运营者转载的。波波老师闲来无事搜索一波自己的文章,发现这篇得意之作居然在未授权的情况下被人转载了!这就算了,文章后面居然还有人评论!(原文都没人评论,甚至没几个浏览量)波波老师异常生气,可是一腔怒火无处发泄,这时刚好看到我的评论,便联系了我。

可惜波波老师没头没脑(对当时的我来说)地说了这句话,就再也没发点什么东西过来,所以我也就想当然地把这当作垃圾邮件处理了。

过了一周,波波老师又发了条邮件,“你想读读我其它的东西吗?”这时候我和他联系一番才晓得他就是波波老师。

他给我发了个网站,说这是他的博客,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我说”这不会是钓鱼网站吧。“

”你不看我撤回了啊。“波波老师说。

”想得美,撤回也没有,我记住了。“我一脸淫笑。

我慌慌张张地打开,界面很漂亮,首页显示了从现在归档到2007年的文章。我看了眼07年第一篇博文,“黄金时代”。

是篇小说,很有趣。

再后来有段时间我们经常互通邮件联系。我告诉了他这个秘密,“我在策划一场谋杀。”

波波老师说,“你要杀谁?”

我说,“还没想好,正在找。”

波波老师说,“要是有一天你找不到人,就来杀我吧。”

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个建议还不错。但是我不想让被杀者知道我要杀他,所以我回复他,“我是不会杀你的。”但是心里已经偷偷把他列为我的头号目标。

在学校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恒恒娃建议我买一个床上书桌,我对此嗤之以鼻,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和那些躺在床上浪费生命的人不同。大多数时间我都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玩手机游戏,室友不在的时候我也会看点小电影。有时候唧唧也会和我一起看,但是它对这些东西的态度和我对人一样。于是我尝试放了一段动物世界,唧唧打了个哈欠又回到我耳朵里了。我想唧唧肯定没做过人也没做过其它动物,所以才体会不到这种简单的幸福。

偶尔我也会去上几节课,大学物理这种有趣的课程我从来不逃,即便它的所有课程都安排在早上八点。为了上大物,我在手机上从7:00到7:20调了五个闹钟,一般情况下我都会准时在7:30起床,洗漱一番在7:45出门。我的生活总是超乎寻常的规律,早上从不吃早饭,保持一日两餐。

从寝室到上课的教室骑自行车需要3到4分钟,但是我步行只需要不到15分钟。我有着一种特殊的步行技巧,能把一米六的小短腿走出一米八的风采,我把这称之为“劈叉式走法”。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走,因为他们会拖累我的速度。

之前我从不走宿舍后门,因为我总觉得这里怪怪的。我从上个星期才开始恢复从宿舍楼后门出门,没想到第一天就在21栋后门前遇到了唧唧。

当时我的视线正被门口这家伙吸引,它立马跑了过来,“喂,你看得见我吧?”

“啊,怎么了?”

我向来对周遭的事物持以漠不关心的态度,很多时候我都任由事情发展。所以当唧唧往我怀里跳的时候我就顺势接住了它,接着去上课,继续美好的一天。根本想不起其实身边还活了一只妖怪。

大多时候我都懒得和它交流,基本上我对别人都是处于懒得交流的状态。张嘴不是件费力的事吗?而且就我观察,人一天之中说的百分之X(X值随人群的不同有所差异)的话都是废话。真是浪费时间。

不过自从我和唧唧相遇后,与波波老师的联系也多了起来。

在上一次邮件联系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然后躺尸在各自的联系人列表。不过最近波波老师总是时不时发些消息过来。有时候是一个表情,有时候是一些乱糟糟的吐槽,大多数是废话。老实说我实在是不想回复这些东西,因为我总觉得回复这些没意义的消息就是在浪费生命。但是一方面浪费是相对的,我同时也在浪费波波老师的生命,我觉得这是在为我的谋杀计划做铺垫,另一方面我可以由此维持住和波波老师脆弱的友情,为以后的谋杀提供便利。

波波老师说他最近写了一篇小说,主人公是一个异能少年,在一所普通的高中上学。我问他主角异能是什么,他说主人公趴下透过裤裆看别人的时候能听到别人的心声。

这真是个牛逼的技能。

”这真是个牛逼的技能。“我这么想,也就这么说了。

”没事,你也能做到。你可以试试。“

这些天我已经把波波老师的博文翻了一遍了,不得不说波波老师真是个人才,有时候我就想也许和他交个朋友也不错。但是我晓得自己不是个能和别人做朋友的人。我知道自己其实内心黑暗地不行,是到了考验人性的时刻一定会出卖别人的那类人。只不过我平时都懒得和别人争,没有表现出来。

读波波老师的文章,给我一种,”卧槽,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抱着和我一样想法的人。“的感觉。他把我想过的东西全都写下来了,而且还大方地表示,以后和别人吹牛就把这些话拿去用,就说是你自己说的。

这句话是我编的,波波老师从来没有这样表示过,但是我认为他一定是这样想的。

比起波波老师的博文和邮件的质量,他在即时聊天工具上的表现简直像个傻子。

波波老师说,“你觉不觉我们之间的大部分交流都是废话?”

我还以为只有我这么想呢。“我们有经常交流吗?”

“也是,无意义的谈话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我开玩笑的。”

“我最近一直缠着你其实是想问你,你什么时候来杀我。“

”这个也是玩笑。“

”我来见你了,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大门前。“

”蛤?“

过了一会,波波老师回复,”我开玩笑的。“

波波老师又说,”我们应该见一面的,我总觉得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我猜你一定是那种孤单地扣脚的那类人,我们会很合得来。“

我说,”你猜错了。“

波波老师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又说,”我最近在写一篇小说。“

”你应该以我为原型写一篇小说。“

”我从来不写真人真事。“

”那你真是无趣。“

”不过我倒是有兴趣以你为主角写一篇小说,要是写完了我联系你。“

”不错,记得把我写帅点。而且不要那种毫无卵用的特异功能。“

”没问题,不过如果你是主角,你希望故事是喜剧还是悲剧?“

我想了一会。”悲剧吧,我喜欢悲剧。悲剧总是更能打动人。“

”好。“

然后我们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联系过。

不和波波老师吹牛的日子我又回到以前的状态,事实上和他吹牛的日子里我也没多大的改变。唧唧也是一样,每天我的身边都呆着这样一个怪怪的东西,但是我的生活和平时相比也没有任何变化。

我从不和别人交流,即便是朝夕相处的室友,这种状态给我省去不少麻烦。老实说我其实是想搬出去住的,可惜经济不允许。

我握着手机,在豆瓣上刷了一阵子,选了一部最近上映的电影,打开微信想订一张票。不过这部电影在学校外边的电影院只有情侣厅的排片,而且一张票的价格是普通票的三倍。”日。“我暗叹一声,又重新选了一部,排片仍然很少,合适我的时间段的只有23点整的一场。我买了一张。

晚上反正没事,我提前半个小时到了电影院。我就坐在一旁发呆,看可乐,看爆米花,看检票的小姐姐。我注意到小姐姐的眼神比我还空洞。我虽然双眼木讷,但是脑子却在不停地转,转过来,转过去,像荡秋千一样。我突然站了起来,像个神经病一样趴下,然后从裆下看向小姐姐,然后看到她也看向了我。

我日,我真的也有这个特异功能。对此我感到惊奇不已。那个小姐姐的心声显然是,”这个傻X在干嘛呢。“

之后我装作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走向检票口,检票的小姐姐用一个难以捉摸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唧唧卧在我的头上,用爪偷偷挠了我一下。我又想起自己和唧唧这个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落荒而逃。

进去后我偷偷对唧唧说,”带你免费看场电影,牛逼吧。“唧唧回答说,”我要是愿意的话还需要你带?“仔细想想,好像也对。

果不其然,又被我们包场了。我把唧唧放在旁边的座位,不过唧唧看不见荧幕。我问唧唧,“既然可以变小,那你能不能变大点。”唧唧摇头,于是我把唧唧放在我头上,这下可以好好欣赏了。我说,“看吧,即便你不需要我带,没有我还是不方便吧。”不知为何,我居然为此沾沾自喜。

买不起爆米花,也买不起可乐,好在片子吸引人。在看了大概一半的时候,剧情正迈向高潮,唧唧问我,“你可不可以把我抱着?”我说这又不是恐怖片,你害怕了吗?

然后我就把它抱在怀里,这个场景在外人的看来肯定有点奇怪,因为我就像是用手臂围了一个圈,而且一直保持不动,像个傻子一样。还好,没有其他人。

又过了一会,我感觉唧唧似乎有点不对劲。我把它抬起来,它居然在不断地抽泣,再看我的衣服,居然湿了一大滩,这家伙,真奇怪,这也不是什么悲惨的片子呀。

我正打算教训唧唧一顿,唧唧问,“我们出去好不好?”

蛤?“电影还没看完呢。”

没想到听到这句话唧唧突然破啼而笑,“这真像是…你会说的话。”

看样子唧唧应该是恢复了,我就抱着唧唧继续看。

之后我们就回学校,我担心唧唧刚才可能是身体不适,就让它先回我耳朵里休息。唧唧摇了摇头,变小了,然后跳进我的左边衣服口袋。我就施展我的“劈叉式走法”,一路狂奔。路上我闯了两个红灯,在斑马线上我就想像这是在白天,车水马龙,可是他们都巧妙地避开了我。

进入校门后我的速度放慢下来了,人行道上铺了一层银杏叶,在月光的照耀下很是好看。吹了一阵风,我冷地抖了一下。这时唧唧从我的口袋里钻出来,爬上我的肩膀。

“喂,你看月亮,好大啊。”

这是唧唧的声音。可以想象,今天的月亮一定又大又圆,能激起我拿双筷子搅烂的冲动那种。可是,太冷了,我不想抬头。

“你说天空的外面是什么呢?”还是唧唧的声音。天空的外边是什么?你怎么也会想这种哲学问题呀。“天空的外边?”,“天空的外边是寂寞吧,你看,星星总是一颗颗分开的,这不是寂寞地扣脚吗?”

唧唧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了,“虽然懂你的人不多,但是爱你的人也不少你知道吗。”

蛤?现在的唧唧严肃的声音像是个高中班主任,可是说的内容又像是个中二的小学生。

“你要好好生活,好好照顾自己。以后我会在月亮上看着你的。”

然后,我感到肩膀一轻,唧唧似乎是不见了。

我想起唧唧最后一句话,想到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狗血离别桥段?

我还是抱着唧唧只是回我的耳朵里去了这个念头。

可是,过了好多天,唧唧都没有再出来过。

我觉得这对我完全没有影响,不管唧唧在不在,对我的生活都是完全一点点影响都没有。

不仅如此,我甚至还完美的把谋杀计划准备好了。但是始终没有波波老师的消息传来。我在想是不是应该主动联系他,可是我又不想那篇以我为主角的小说半途而废。我杀人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已经等不及波波老师了。我总得杀个人,那就杀我自己吧,反正杀了别人也得偿命,不如杀了自己,也好不给别人添麻烦。

这天晚上,我给波波老师发了一个消息,”小说写完后请打印一份并带上十亿加的冥币烧给我,我要杀掉我自己了。“然后给他发了一个红包,应该足够买冥币了吧。

我又写了一张便条留给唧唧,万一唧唧还会回来呢,不给它留点什么岂不是显得我很没礼貌。

做完这一切我就上楼了,我准备爬到楼顶,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跳楼而亡。

我来到了楼顶,楼下就是宿舍楼的后门,几排自行车毫无规章地排列着。我移动了几步,以避免自己待会摔到自行车上,一点都不吉利。终于调整好了,我抬头看了眼月亮,然后闭上眼,跳了下去。

2

跳到一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了,甚至慢慢地飘了起来。啊?我惊讶地发现自己飞起来了,于是我以一个潜水的姿势不停往下滑,等我滑落到地面,就看见了自己被摔成烂西瓜的尸体。原来人在生物上被定义死亡之前灵魂就已经出窍了啊,真没意思。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空虚,怎么办,这尼玛死了还要游荡一阵子吗?我该干什么,是不是应该留在这里等小鬼来索命?不过我现在不就是小鬼吗?

我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来答案,只觉得身心疲惫。真是奇怪,原来鬼也会疲惫。我看了眼自己的尸体,真恶心。还是快走开吧。我想从自己身体上摸出钥匙,结果我的手从身体上穿过去了。不过仍然拿到了钥匙。也对,我现在是鬼,可能已经无法接触肉体了。于是我飘回到了宿舍,甚至在路上掌握了一点飘行技巧。

回到寝室,室友们已经入睡了,我的手机躺在床上,指示灯不断地闪。我打开手机。

“干啥呢?我在你们学校外面的H宾馆604号房,无聊的话来找我耍。”

是波波老师的信息。

我想回复说我已经死了,但是感觉好像有点惊悚。

我接着看,下面还有一条消息。

“要是你已经死了,也可以来找我。”

我来到了波波老师的房间。

原来波波老师上次不是开玩笑,他真的是准备来见我了。

波波老师已经入睡了,笔记本没有合上就摆在旁边。话说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波波老师,真是个帅小伙。我呼喊“波波老师!波波老师!”妈的,喊不动他,完了,这怎么办?我灵机一动,想要用手机给他发消息,可是每在输入框打一个字,就自动清除一个字,像是卡住了一样。我用外放放了一首动次打次,声音异常的大,我想这次总算能把你吵醒了吧,可是,完全没有反应。过了一阵子我才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在这个小屋子里放音乐,歌声却像是喇叭在十万里的高空发音,没有一点回应。

死了来找你干什么呢?

我泄了气般坐在他的床上,原来死亡是这么回事。

我的视线被波波老师的电脑吸引,点亮屏幕,居然是word窗口,一大篇文字引入眼帘。我的心情渐渐好了些,看样子波波老师真的在写我的小说。我把光标拉到开头,“上午从这过的时候起着略大的风,一堆叶子就哗啦啦地从前方飘过来。这场景让我的小心脏颇为躁动……”

真是中二。我一边给波波老师的文字下定义,一边往下读。读着读着,我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没错,这的确可以说是以我主角的小说了,可是也未免太过真实了吧。波波老师难道早就来了,一直在监视我?而且里面居然出现了唧唧,居然还有其他人知道唧唧的存在?

我如饥似渴地往下阅读,越来越感到惊悚。

突然,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惊叫了一声,转过头,是波波老师。

波波老师把手从我身前穿过,关下了笔记本,然后盯着我。

我惊恐地看着他。

”我等你很久了。“

“你在我写的故事里面。”波波老师这样对我说。

什么?

“你是我一个故事里的人物。”

“你的意思是…”

“没错。”波波老师点了点头,“我就知道你能理解到我的意思。”

“毕竟你是我笔下最满意的一个人物。”

我只是发呆。

“这怎么…可能?”

“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波波老师也是我笔下一个人物。”

“你是说你…?”

“不是我,是波波老师。你可以把我理解为上帝这类东西,现在在借波波老师的身体和你谈话。”

“第二条信息就是我发的。”“波波老师”补充道。

“你为什么?”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和我太像了,可以说你就是这个世界里的我,不过是之前的我。”

“之前的你。”

“没错,之前的我。我…没想到你居然说死就死了。“”波波老师“恨铁不成钢般地叹了口气。

一种平日里从未有过的情绪从小腹升起,积累到胸口,我想大骂来着,一口气出来却变成哭腔。

“别这样,这一切可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无力反驳。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已经死了,可我还留在这个世界上…“

”这是惩罚。“

”惩罚?“

”对,对自杀者的惩罚。在我的这个故事里,自杀而死的人的意识仍然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你的朋友,亲人…你能看见他们,可是再也无法接触到他们了。直到这个世界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去,你才会消失。“

”这也太残酷了。“

”没关系啦,我把你叫来就是为你开挂的。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保留我们今晚的对话复活,一是忘记这一切继续游荡。“

”你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然后给我这样两个选择?“

”没办法,悲剧不都是这样。你当时选的。“”波波老师“脸上似乎带着一股局促的笑意。

”我当时只是觉得悲剧的故事很有趣,没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会这么残酷。“

”呀,那这样吧。你帮我完成这个故事。我就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消失,让我消失吧。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那知不知道真相,是否活着,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而且现在这种局外人的状态实在是太乏味了。

我无力地盯着他,”我还有的选吗?“

”别这样,虽然这一切都只是在一个故事里,可里面的感情可全都是真的呀。哈哈,那就这样吧。今天我累了,明晚就给你安排任务。对了,我会从波波老师身上离开的。“

我这个时候才回想起身前这个人是波波老师。

猛然间,波波老师躺下去了。打着鼾,很幸福的样子。

我这时才发觉自己已经一身冷汗,一股空虚的感觉袭来,我埋下头,也枕着波波老师的床睡了。

第二天醒来,波波老师已经不在了。那个写故事的人今晚才会安排任务,我又没事干,那就随便溜溜吧。对了,回学校看一下,应该已经有人发现我的死亡了吧,学校可能已经通知我的父母了,想到我的父母,我突然鼻子一酸。又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妈的,我在房间里胡乱蹬了几脚发泄情绪。

回到学校,一路上好像也没什么差别嘛。所有人都在有说有笑,今天,仍然没有什么不同。

我兴起,尝试躺在大路中央,可是所有人,车,都巧妙地避开了我。

真没意思。

再往寝室方向走,渐渐能听到谈起我的尸体的消息了。大家还是有说有笑的,想到自己死了居然也只是给别人充当谈资,真是不爽,早知道就不死了。越往寝室方向走我越生气,也越后悔。

”要是能有一个人愿意为我哭泣的话,我也不会自杀吧。“我这样想着。

终于来到寝室后门了,人群围了一大堆,有不少好事的人在拍照,警察已经开始做隔离措施了。我就调整身体飞了起来。人群中居然有个好像很熟悉的人,我朝他飘去,原来是波波老师啊。他傻傻地站着,一脸便秘的样子。我看着他,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是手穿过去了。

我的手停留在空中,波波老师突然哭了起来。

”要是我昨晚看到消息,来早一点,就不会….“

我看着他,什么都说不出口。

即便说了,也没人听得见。

下午的时候我见到了父母,他们都是一脸愁容的样子,辨认了我的尸体后,泣不成声。

晚上我就坐在操场上等待,我想那个人总会有办法通知我,就一点也不慌张。

等了好久好久,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那个人的声音,”准备好了吗?“

妈的,千里传音啊,真高科技。

我点头。

”接下来我会清除你的记忆,然后把你送回一个月前。“

”什么?“

3

”现在你变成一只猫了,而且还拥有缩小的能力。这件事很好办的,只有他才能看见你。放心啦,最后我还给了你一个小时时间告别呢。“

眼前的男人对我说下这一番意义不明的话后,把我扔在一个自行车的前筐里就走了。

我”喵“的叫了一声,跳出车筐,哎哟,我的协调性好像不太好,居然摔倒了。

我看向前方,是个大门,上面挂着一个数字,”21“。周围不断有人经过,可是他们都巧妙地避开了我。怎么回事,气死本大爷了。看着这么可爱的我摔倒了也不来帮助一下吗?

我爬起来看向周围,好像有一个人注意到我了。

也,这少年还挺帅的。我跑向他,”喂,你看得见我吧?”

他好像有点惊讶,”啊,怎么了。“

我朝他跳过去,他倒是识相地张开了手,”和我做朋友,不然本大爷弄死你。“

……

”你说我该怎么称呼你,会说人话的猫不就是妖怪吗?那…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不知道…不过脑袋里好像有一个名字…等等,我应该叫唧唧吧!“


2017-12-08-20:05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