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碎碎念

在双十一的当天以及次日,我两次收到校内邮政包裹揽收点的消息,“请务必于当日 21 点前取走您的包裹。”“务必”两个字显得有点庄重,让我感觉不去取可能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也许当日不取,次日包裹就会被退回。因为我当时并没有在网上购买过任何东西,而且寄件方式是“邮政”(我向来对邮政快递略有成见),总觉得应该是广告之类的东西,毕竟我之前就收到过。那是一本从沿海城市发来的广告册子,推销了不少保健用品,我对此实在是兴趣寥寥,甚至有点心疼该司的邮寄费。

所以第一天我并没有去取。不过第二天同一时间又收到了揽收点的信息,我那个点正好准备吃饭,就顺便去了趟取件处,然后——轻而易举的取到了包裹,签收处的信息却差点让我笑出声(认真的,那时我的嘴角已经裂到能看见我补过的大牙)。寄件信息下打印着这样的文字,“小学生举一反三应用题一年级”。

尴尬之后求证母上,果然是她买给家里熊孩子的作业,填错了收件地址。母上在电话另一边做出恍然大悟状,“我说怎么物流显示跑 C 市去了。”

每天的日子就这样平淡又时不时穿插着些有意思的事情慢慢过着。

周日下午是“某某杯”的答辩,群里通知下午两点半到答辩地点,我按时到了后发现说好的那间教室没有开门,便去楼外呼吸新鲜空气,等了阵子才看到群里有人说下午三点开始。基本上过了这么久我也明白了校内各种组织的套路,“因为总有人会迟到,不如把通知时间提前到正式开始时间的前半个小时,这样即便大家都迟到,我们还是能正常举办活动。”道理我都懂,不过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守时的人呢?几乎每次活动都不必准时到,也根本不需要提前准备,在约定的时间开始系鞋带,就已经能准时参与了。聪明的有关部门早已经考虑到了各种因素。我在某社交平台吐槽说,“就是因为约定时间的人都不准时,这个世界才变得越来越不值得信任。”大家越来越宽容,憋着好人都不得不学坏。

这个比赛是之前在团队报名参加的,分配了我和两位学长搞一个项目。我们院有好几个团队,都有一个老师带领,其余几个团队差不多就是学生自治,此团队老师带领多点,运作方式就是老师接项目,分给学生做,有什么比赛就组织用已有项目报名。这其中道道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要是能完整做出一个项目,其实也能收获不少。不过就我来看大多数项目的完成度都很低,也是,一方面水平达不到,另一方面不愿钻研,再者对手头的项目没什么兴趣——本来就是个创新比赛。

这就出现了一批诡异的安卓项目,只需要用网上的工具花一个原型,截几张图…

能理解,很多人参与只是为了评奖学金时能加点综测。不过,也有很多完成度较高的作品,非常惊艳。而我参与的这个项目,大四的学长G之前已经写好了前端,大三的学长L实现了部分功能。我这几个月就划划水,跟着写文档。惭愧,汗颜。

学长 G 已经实习了,这次没来,答辩则全靠学长 L,我虽然跟着来了,但是没什么事,就开始读图书馆借来的杂志。Lens,很有趣的的杂志,这几天时间我读了两本以前的“视觉”刊,想买本最新刊,但是小贵,作罢。

当晚又读了加缪的《异乡人》,只记得后记的一句”尊重别人生活方式的正当性“ 。尊重。很有感触的词汇。这意味着即便我不喜欢,但是只要不影响我,我就不会反对你。还看到过一段话,大概可以作为扩充。”你分享的东西,我不喜欢,但我绝对不会扫兴。”前者为人,后者处事。

这阵子读了三本小说,其中两本主角坐了牢,其中两本结局以一个人物的死亡结尾,还有一本书里的主角应该也要死了,但作者没有再写。最近心情也许是受此影响,有点不知所以,还有点空虚。想来也是,本来我就是把看书,特别是读小说当作一件消遣的事来做(专业类除外)。消遣之后进入贤者时间——人之常情。

对我来说,看书其实和打游戏类似,是一种娱乐活动。经常看到有人说读书改变人生,或者提升人之类的东西。我有点好奇,不知道是专指技能类书籍还是广义的读书。

我之前有一段时间沉迷于网络小说,无法自拔。这件事情除了让我的镜片加厚还导致看文字的时候总是自动略去人名,地名等东西,带来的唯一好处是看《百年孤独》时对情节理解毫无压力。当时借我这本书的同学吐槽说看着长长的人名就头晕。

不过我倒是记得有这样的情报:人在阅读的时候其实会自动略去过长的人名等东西。大脑已经聪明地帮我们处理了很多工作,把一个长长的名字提取出其中的一两个字,再与人物性格联系,成为一个标志。下次在段落中扫描到,根本不会过多停留,大脑已经知道是谁了——就像生活中有时候会想起一个人,但是始终想不起TA的名字一样。虽然没有名字,但是大脑是知道TA的。

不过要是刻意去记忆的话,岂不是有点舍本逐末?为了掉书袋而去记一些东西,简直是对我脑袋的摧残(一直深受记忆太差的困扰)。话说以前一直以为那些引经据典的大神都是记忆力特别的好,后来读到钱钟书有积累素材的本子,李敖直接把书里有价值的页面撕下来粘贴到素材本——所以他买书总是买两本,有的页面正反两面都有价值。一方面感到有趣,另一方面又有点失望,什么呀,原来是小学就学过的东西。我震惊于发现了精巧事物后面简单到不可思议的原理,然后,对自己更加的失望。

到了星期二,没有早课,那天我是被一个诡异的梦惊醒的。梦中的我对现在的本科教育失望透顶,觉得周围所有人都是满嘴现在不一样了大家要走出之前的学习方式全靠自己自学了的瞎话,其实是教不了什么东西。于是怒而返回原来的高中复读。某天语文早自习,我始终背不住那些诗词,愤怒的语文老师骂我这个样子还回来干什么。我也感到奇怪,我回来干什么?于是我就找班主任说我不复读了,我要回去。班主任就笑着说,哪能你想干嘛就干嘛,你之前的学籍已经被注销了,你不能回去了,安心复习。然后我就好伤心好伤心,上半身一挺,醒来了。

醒来后,我感到庆幸。“还好只是个梦”,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不断地飘。

庆幸,庆幸就对了。

另外最近真的是做了好多有意思的梦,其中一个是这样的,我当时记在便签上,直接复制过来吧。

最近做了个梦,大概内容是走在路上,前面有两个妹子拉着手走在前面,我满面无奈,便偷听她们的谈话——哎呀,实在是那些话挡不住要飘进我耳朵的。我抱着这样的想法心安理得,结果被剧透了正准备看的电影。重点在这部电影,片头出现了一只手移近屏幕,然后摸到主角的头。片尾的时候又出现一只手,似乎要伸出来抓观众。有种打破第四面墙的感觉。

有趣。

这天下午在某节课开小差想要实现白日做梦,胡思,乱想。我想到了很多东西,而且感觉句句都是真知灼见,这些真知灼见像是食堂里番茄炒鸡蛋里的番茄,不断地冒,就像我现在无聊时的碎碎念。我想到了什么,就立马打开某社交平台分享——或者说记录。我说我终于想明白了人性的本质——-自私。可我又想到就算自己搞明白了世界的本质,也不能对现在的生活产生任何积极的影响,就又把那条状态删了。

我又说,一个人的真实往往存在于他在社交平台秒删的状态中。因为ta发现了自己在状态中展现出来的真实。

感觉有点蠢,我又删了。

一思考,猪都发笑。

之后放学,我便去图书馆还书(借的第二本Lens)。再回寝,在离寝室还有50米左右的时候,下起了阵雨,我被淋成了一个傻子。之前一直在书包里揣着伞,某天晒起了大太阳,那时面对着太阳,想起包里的伞,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路上一群排着队打卡健身跑的少年们做鸟兽散,我也跑了起来,跑啊跑,直接跑进了宿舍楼下的理发店。等前面两位完成后,到我了,小哥问我怎么理,我说“剪短点”,然后又说,“平头吧。”小哥说,“平头?”我确定地说,“嗯”。然后我就一直闭着眼,小哥也没在中途问我“这样可以吗”。

“这样可以吗?”取了眼镜,我哪知道是什么情况啊。

出去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头发才刚刚吹干,感觉自己又多此一举了。我当时就决定以后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带上伞。所以我今天就带了伞。

从此这里对我来说就只有雨天和不打伞的晴天。(友人说可以遮阳。做不到,太骚了。另:今后要学着注意天气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