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一一从勾搭开始

这是很久以前写的一篇日志,之前清理QQ空间不小心删了来着,没想到新浪博客上还存了备份——由此可见我当年的闷骚程度。当时的我还处于到处寻找存在感的阶段,把一样菜的抠脚的东西拿出来到处炫耀,以求获得些许廉价的满足感。现在的我很少做这种事了,当然嘛,长大了,这种自我意识过剩的事总让人感到不好意思。另一方面,热情也越来越分散了,几乎不会对一样东西投入到能产生把它在所有的社交平台上分享一遍的欲望(Gakki除外)。

虽然文章菜的抠脚,但同时我现在也很难写出这种充满臭屁的东西了。保持原貌粘贴了过来,有点羞耻。可这毕竟蕴含着我曾经的某些情绪。

这种感觉挺有趣的。看着幼稚的自己…哈哈虽然我现在也依然幼稚。


老文是一个很热心的人。我曾经向他请教过关于勾搭的学问,他非常高兴地告诉我了一些诀窍,然后对我说这就是为师的毕生所学,你去练习练习吧。当时我正在异乡的一所高中中考,于是我充分地发扬了少年人的说做就做精神非常高兴地先睡了一觉。

我所在的考室里坐了近三十位学生,三十位中有差不多十五位来自我校,十五位中有差不多十位来自我班。虽然我的亲友团在人数上十分强大,战斗力也十分顽固,但是很不和谐不团结。后来我对这次失利的行动进行思考总结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就是人数,因为十个里面至少有六个都是挂机。

我选取的练习目标是坐在我前面的同学,老文昨天说近水楼台才能先得月。我看了看附近的形式,然后掏出为数学而准备的三角尺,量了一量心道没错了,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娃哈哈。

我严格按照老文的指示,拍了一下前面同学的背,说,朋友你座位号多少啊。

他看了看说,16。我说我是17诶,我们好有缘啊!

老文昨天给我讲解到这的时候说明了两种情况,一种是对方是傻逼,那么他会回答我说有缘有缘;一种是对方是有缘有缘,那么他会回答我说你个傻逼。

事实表明他属于后者 。所以当天考完所有科目回家的时候我仅仅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和我擦肩而过的高中。这一眼是为一位好心的学长瞟的,他在我睡的那张床上的被子里贴心地放了三张一块钱的毛爷爷,当时我激动地告诉了室友们这个消息,他们比我还要激动几分,于是我们立马展开了深刻的讨论。在各种推断都被推翻后,他们终于达成了共识。

“你捡钱也不容易,就请大家吃顿火锅吧。”

当时他们是这么说的。我拿着三块钱看着他们五人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不过我也不是一个容易被金钱所诱惑的小人,为了展现我的优秀道德品质,我把钱整齐地放了回去。我是一个很有好奇心的小人。所以我偶尔也会很小人地猜测,会不会是班主任告诉他们这间寝室要住的是某某校的学妹,所以这里才会如此整洁呢?

有时间我也会突然伤感起来,这种感觉是我的同桌在我浑浑噩噩时带给我的。有一天他对他前面有事没事喜欢找事的两位女生说,你们尽管来打我吧,不然以后想打都打不成了。说这句话时我仿佛看见他浑身散发着光芒,好大义凌然的样子。不过这种样子没持续几秒就被断断续续的惨叫声破坏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谈我的同桌了,他是个非常卑鄙的人,这点从他主动被女生打而从不主动求男生收拾就可以看的出来。

有一次我和他大战前排两位女生,他一个打两个,我一个打半个,最后我们以半个的优势赢得了战斗。我觉得在这场战斗中我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半票,他却总是不承认。

言归正传,其实在回家的路上我也是很伤感的,毕竟这就毕业了呀。不过他们脸上发表的帖子太多了,我也不怎么好找切入点下手。

有人发帖,你看那些傻娃还在念书呐,我们毕业了毕业了,哈哈哈哈。 一般这种帖子先是会有腹黑男跟帖,你等着,我会让你在高中付出代价。 然后会有矫情女跟帖,孩子,你现在扔掉的,是我们无比怀念的曾经。

也有人发帖,再见了我的青春。 这种帖子一般都只能吸引到文艺青年,都是跟帖几句酸不溜揪的诗啊句子啊什么的。

我也写了几句酸不溜揪的诗,写诗不是老文教我的,这玩意是百度教我的。本来我百度的是怎么把情书写好,不过我转了几个网页就翻到了怎么写好情诗。

有位网友回答的十分精炼且完整,看了我豁然开朗,从此我把这句话封为座右铭。我把这句话分享给大家。

所谓写诗啊不过就是把几个没关系的词语加点形容词联系到一堆扯出点关系。

我试了下感觉不错,挺有打油诗的意思。

我对你/爱意的小舟/游不尽/你对我/悲伤的河流

我坐在车上当机立断,用这种方法写下了我对这次经历的感悟。

上满发条的车轮/停下来了/我的青春却/还在奔跑

想出这么个句子后,我心满意足地望向了窗外。不管是坐地铁坐公交还是坐大巴坐三轮,车窗外总是少不了风景,每每会给人一种外面有另一个世界的感觉。浓郁的麦田森林,安静舒适的湖泊,依然温暖的阳光,淡蓝温柔的天空,看不着影子的人潮,幸运的月亮,星辰,弥漫着花香的空气。

它让我觉得即使一分钟就能到达的小路也是一场旅行。

也许这本来就是一种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