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
盒子

与三岛言

我出去透风的时候,三岛正蹲在走廊尽头的天台上吃泡面。微雨,斜风,栏杆周围湿了一圈。

「嗨」

「嗨」

我们相互打了招呼。

「下雨呢,你不回寝室吃?」

「味挺大的。」他吃了一口。「不打扰室友了。」

「喔。」是挺香的。我站在一旁低着头玩手机,翻着相册,想删一些给手机腾出点空间。

「诶,你听说过青蛙肢吗?」

「啥?」

「青蛙肢啊。听说很多欧美人都有青蛙肢,不能像我这样蹲喔。」三岛踮了踮脚。「他们只能这样蹲着。」

「这样啊。」

「对啊。很神奇吧。真替他们难过,享受不到我这样蹲着吃泡面的乐趣。诶,话说他们小时候肯定也没尝试过在蚂蚁窝旁蹲一天吧。」

「谁知道呢。」

「那多没意思呀——哎呀,他们肯定都是躺在地上捅蚂蚁窝的。国外小孩都喜欢在地上打滚。电影里都这样。」

我笑出了声。「你小时候……额,你从什么鬼电影里看到的?」

「多了去了。」三岛又吸了一大口泡面。「你呢,你小时候捅过蚂蚁窝吗?」

「嗯?」我的视线正在远处游荡。「嘶——」冷风灌进衬衫,雨丝也躲了进来。我退了一步,继续鼓捣手机。「蚂蚁窝啊…」

「嗯!你捅过吗?」

我想着以这样的模糊言辞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呢,没想到三岛这么感兴趣地追问。

「捅过。」我只好如实回答。

「哈哈。我也捅过。小时候我们家有个小院子,里面有很多爷爷种下的果树。我就一个人在树下捉虫玩。现在应该很少有小孩感受这种滋味了吧,多寂寞呀。」

「寂寞?现在的小孩可不会感到寂寞。」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几个小孩围一圈玩某手机游戏的画面。又补充了一句「有手机在,谁还会寂寞。」

「有手机就不会寂寞了吗?」我从三岛那听到一阵吸面条的声音。「你小时候掏蚂蚁窝有没有感到过孤独?」

我愣了一下,视线从手机上转向三岛。三岛还埋着头。

「不会。」

「蛤?也对。小时候知道啥呀。不过成年人总是感到寂寞呢。」

「什么寂寞不寂寞的啊。太矫情了吧。」

「嘿嘿。我就是感概一下嘛。你没来之前我还站在这。你看这环境,微风,斜雨。明明没人,路灯却总是一到晚上就亮。我就一个人站在这,安静的扣脚。我想放首歌听,手伸进裤兜才想起手机在寝室充电。我突然感到紧张,要是有人给我发消息但是联系不上我,那该怎么办啊?我想到这些,就蹲下来了。」

「你太空虚了。」

「才没有哦。我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那你蹲下干嘛。」

「因为没有人给我发消息嘛。…噗嗤,我真奇怪…其实只是给自己找个玩手机的借口吧。像小时候以学习的名义买小霸王学习机一样。明明早就没把手机当作通信工具来使用了,可手机不在身上时还是感觉很空虚,就像和谁…和一个老友断了联系一样。很奇怪吧。嗯…这应该不奇怪,每个人都应该偶尔会有这种感觉的吧。大概。」

「别人我不知道,我的确是这样。」

「嘿嘿,话说这学期我吃了三次泡面,每次都在下雨呢。」

「那你怎么不回去。」

「不是说了吗,我室友…噗嗤,我喜欢呆在这。就算下雨,下雪,下冰雹,我也想呆在这。」

「那你呢。不会寂寞吗。」

「不会,我在这思考人生。」

「思考什么?」

「就人生呗。」三岛开始喝汤了。他似乎想一滴都不剩。

「再见啦。」他起身了。

「哎哟,脚都酸了。你还要在这待多久啊,我先回了。」他拍了拍我肩膀,转身走了。

「马上,马上。」我诺诺地回应。盯着手机屏幕,然后点下了确认。